历史故事

丑恶的猎人漂亮的老婆

 

 

苏里曼,是撤拉族一位年青的猎手。他身边有两样兵器:一张宝弓,能射杀山中的猛虎,云中大鹏;一口宝刀,能劈开大山,扫荡丛林。苏里曼年年代月,穿深林,跑大山,射飞禽,猎野兽,无拘无束,过着辛勤而豪迈的猎人生活。
天上的百灵鸟儿,另有一雄一雌,它们比翼齐飞,此唱彼和,多快活!草地上的野兔儿,另有一公一母,它们嘻戏追逐,同穴栖身,多和气!年青的猎手苏里曼,已经二十五岁了,他想到自己也需要一个好姑娘,做他的终身夫妻。
于是,苏里曼脱离故里,向遥远的山区草地遨游,要物色一个称心可意的人儿。
这一天,苏里曼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山脚下有一片安静清亮的湖水。观光人走得倦怠了,便在湖畔一块大青石上,坐下来歇口吻。天上一只云雀,正在婉转歌唱。湖面如镜,岸上的风景,都照得清明显楚。
苏里曼正看得入迷,忽然,那只云雀的欢快歌声,一时变成悲惨的哀鸣。它渐渐向湖心落了下来。苏里曼正在希奇,却瞥见湖心水面上,直直地扬起一条水蛇的脑壳。水蛇张着口、鼓着眼,正在吸那云雀呢!云雀看看就要落到那水蛇口里了。
苏里曼心里不忍,随即抽出宝弓,搭上羽箭,瞄准那水蛇射去。不偏不斜,一箭正射中蛇头上。水蛇嘶地叫了一声,便沉到水底了。那只云雀,才又振翅重上高空,在白云下面,飞着唱着:
苏里曼哥,
感谢你!
苏里曼哥,
感谢你!
那安静的水面,一时被带箭的水蛇搅乱了。待到波纹消失,水面从新清平静静的时候,苏里曼突然从那镜子般畅亮的湖水中,瞥见一个姑娘。那姑娘何等漂亮呀,她笑咪咪地微笑着,一双深情的眼睛,望着年辑的猎人。苏里曼越看越爱,不由得低声地对湖里的姑娘说起话来。
可爱的姑娘啊!他说,你约莫是龙宫里的神女吧?假如你喜爱我,就请你走上岸来吧!我苏里曼,不是一个负心寡义的汉子!
苏里曼正这样笨头笨脑地念叨着,突然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人噗哧!笑了一声。他吃了一惊,转头看时,却见半山坡上,静静地站着一个姑娘,望着他笑。这姑娘和他刚在水中见到的一模一样!本来那湖水中呈现的并不是什么神女,却是这山坡上站着的姑娘的影子。
这位姑娘,名叫瓦利雅。她是这山上老猎人尤素夫的独生女儿。这天,她到湖里来汲水,远远瞥见湖畔上坐着一位生疏男子。她看到这年青人救了云雀,可见他生了一副好心肠,又见他的弓箭百发百中,证明他有一身好本事。今后,当姑娘听到年青人向她映在湖中的影子说了那一番痴情的话,她听着听着,不由得笑了。她不知不觉,已经很是喜爱这位生疏的年青人了。
这一对年青人,在湖畔相洽谈心,越谈越投机,直到日影西斜,他俩才相伴到了老猎人的家中。苏里曼参见了尤素夫,说明确自己的身份和为人,并请求老猎人能将他的爱女瓦利难许配给他。
老猎人望望苏里曼,又望望自己的女儿,笑咪咪地说话了:胡大!看起来我的瓦利雅,好像挺喜欢你这个小伙子。不过,婚姻大事,总得有件聘礼。年青人呐!你去弄一件银狐皮的皮袍子,咱们再谈吧。限你十天以内,拿来这件衣服。
苏里曼告别老人出来今后,瓦利稚对他说:这是阿爸要试验你的本领呢。这周围几十里地面的野狐,都叫我阿爸打光了。唯有那南西雪山背后,能力找到银狐。但是,山大路生,谁领你去呢?
正说着,只听见天空一只鸟儿唱道:
苏里曼哥!
别心急;
要找银狐,
我领你去!
本来这只雀儿,正是年青的猎人从水蛇口里救下的那只云雀。云雀前面飞着,苏里曼后边跟。穿过百里大草滩,来到一座大雪山前。
大雪山真高啊!大雪山真险啊!山峰全被冰册封盖,没有人走的道,也没有树木草可以攀附!刚爬到半山,脚一滑,又被摔落到好远。苏里曼不怕波折,一次次艰难地爬着。云雀儿在天空替他唱歌鼓劲。
费了九牛二虎的力量,终于爬过雪山,进入一座大丛林。丛林里,熊呀,鹿呀,豺狼呀,狐兔呀……各种野牲猛兽,成群出没。
年青的猎手一点也不畏惧,他在密林深处暗藏,寻觅。饿了,吃几口瓦利雅给他的干粮。渴了,捧几把积雪填到嘴里。就这样,他熬了七天七夜的功夫,百中挑,千中选,射下了五只最好的银毛老狐。急忙背着皮子,回来了。他把狐狸皮交给瓦利雅,姑娘又费了两天两夜时间,制成了一领轻软华美的皮衣服。正是第十天的凌晨,苏里曼手捧着银狐皮衣,献给老猎人。
老猎人尤素夫接过狐皮衣,看着看着,脸上堆起笑来:哈!良好,这是一件上好的皮衣,不过,假如能在这皮衣上缀上三领猫眼圆宝石,那就更美了!瓦利雅,你说呢?
瓦利雅知道这是阿爸又在出难题考苏里曼了,她笑了一笑,答复说:我看么,没有宝石,这件衣服也就够美。
老猎人摇摇头,说:漂亮的姑娘,配一个英雄的少年才相称哩;华贵的狐裘,缀上色泽的宝石才鲜艳!
苏里曼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小伙子,一听老人这么说,也不管宝石好找不好找,便满口承诺下来。
年青人!老猎人又说,你要办得快一点,最好能在三天以内找到宝石。
苏里曼告别了老人走出来,姑娘埋怨他说:哎,你怎么就这样冒莽撞失承诺了!要知道这种猫限宝石是最可贵的啊!
年青的猎手果断答复说:为了你,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要去摘下来。
哎,既然这样,你就去找吧里姑娘说,据人们传说,西面那座石山,就叫‘宝石山’,宝石山里有三颗猫眼圆宝石。但是,不知究竟藏在什么地方?还说有个妖怪守着呢。可要看你的真本事了!
正说着,突然那只云雀儿又在夭空唱起来了:
苏里曼哥!
莫忧愁,
要寻宝石,
请跟我走!
于是,苏里曼又跟着那只云雀,向西方进发了。整整走了一天一夜,来到一座宏伟的大石山下。石山陡峭,峰顶插天高。只见飞鸟盘旋,没有人行路道。勇敢的苏里曼,在云雀的率领下,艰难地向上攀缘。尖利的山石,割破了他的手掌脚心,每攀上一步,就留下儿个血印!血迹从山根直印到峰顶,年青的猎人,终于到达石山的最高峰了。
山顶上,有一块赤色的大石头,象一头怪兽一样蹲踞在一道断崖前。云雀儿飞落到那大红石头上,嘣,嘣,嘣!啄了三下。突然,那怪石头动了起来,腰一扭,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妖怪。妖怪厉声喝骂道:呜呀!什么毛虫,敢啄我的脑壳?
说着,伸出簸箕大的巨手,就去捉云雀。机敏的云雀儿,铺开翅膀儿,早从妖怪的指头缝里飞去了。云雀在半空里飞着旋着,一面连声唱着:
苏里曼哥!
快射箭;
另外地方不用管,
端端射它两只眼!
苏里曼听了,匆忙拈弓搭箭,瞄准妖怪射去。铮地一声,妖怪的左眼射瞎了。猎人正想抽箭再射,却见那妖怪大吼一声,口里喷着猛火,直向苏里曼扑过来。苏里曼的箭还没有搭到弓上,妖怪的大手已经抓来了。猎人匆忙一闪,妖怪的爪尖遇到猎人的右面颊上,把一大块皮扯去了。苏里曼忍住疼痛,抽出宝刀,冒着妖怪喷出的妖火,狠劲劈过去,只听磕嚓一声响,把妖怪从头顶直劈做两半。立即,哗啦一下,崖璧上两扇石门开了,三颗猫眼圆宝石,在石洞里闪亮亮地发出绿色的光华。苏里曼不顾一切,扑进洞里抓起三颗宝石,就走下山来了。
一路上,他心里很兴奋,一也不管面颊上火辣辣地发疼了。当走近瓦利雅家山脚下那湖泊跟前时,苏里曼映着镜子般畅亮的湖水,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脸相。他不觉大吃一惊。本来他的伤势很重,右面颊上的一块肉被撕去了,结成了一个大疤;右耳朵也被撕破了半个,一只眼睛也歪斜了,半边头发也被魔火烧秃了。原来是一位英俊美丽的小伙子,这一来,就变得丑恶了!他越看越以为自卑自恨,恨自己成了这样一副难看的模样,如何去见漂亮的瓦利雅呢!
苏里曼懊丧失神地在湖畔呆坐了好半天。忽然,他把心一横,扬臂一摔,将捏在手里的那三颗猫眼宝石,抛了出去。只听湖心咕咚咚三声响,湖面溅起颗颗水珠,漾开一层一层的波纹,那费尽历尽艰辛得来的稀世奇宝,便深深地淹没到湖底去了!
年青的猎人下定决心,再也不去见瓦利稚姑娘了。他迈开大步,朝着自己故里的道路走去。他正走着,忽听背后马蹄声响,而且有人高呼他的名字。苏里曼转头一看,只见瓦利雅姑娘,骑着一匹枣红马,飞一般遇上了他。年青的猎人要躲也来不及,便用双手牢牢蒙住自己的脸,背过身去,不看姑娘一眼。
本来那只云雀儿,已经飞去,把发生的一切景象都告诉给老猎人父女俩了。老猎人尤素夫赶快打发女儿瓦利稚,骑上马跑来追赶苏里曼。姑娘追到跟前,跳下马来,拉住了年青猎手的手,而且热情地吻着他受伤的面颊,说:不要这样,我所爱的不是你的外表。你有一颗单纯善良的心,你有勇敢坚定的意志,这两种品行,比三百颗猫眼宝石还贵重!来吧,让我们一块儿去见阿爸吧,他老人家正等着你呢……
当这对青年男女,并肩走上山来的时候,老猎人尤素夫,已满脸是笑,迎出门来。
祝贺你,年青人!老猎人热情地说,我为我自己的女儿,寻到这样一个女婿,感到自大!
这时候,大家又听到那只云雀儿,在半天空里飞翔着,并用欢快的声调唱道:
恭喜,恭喜!
一对好伴侣!
恭喜,恭喜!
天长地久永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