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欧洲强国在哈布斯堡家族争霸中的卷入

欧洲战争燃起了狂热的火焰,吞噬着无数无辜的生命。1517年,马丁·路德反抗教皇专权,为宗教改革点燃了导火索,这成为欧洲大战越发猛烈和扩大的第一个普遍原因。宗教改革无情地将欧洲分成南北两部分,将新兴的、以城市为基础的中产阶级和封建贵族分开。这股势力一发不可收拾,席卷整个欧洲!这是一场超越国界、超越民族的斗争。即使是17世纪中叶,当宗教战争的过火行径和无益行为变得越来越明显,仍有无数人被卷入这场喋血的战火!

历史上以凶险而著称的欧洲大战,有着多种外部原因的影响!而在这其中,最为惊人的变故,就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惊天联合体!这个联合体从西班牙的直布罗陀延伸到匈牙利的边陲,从西西里岛到阿姆斯特丹。它把整个欧洲都串联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就连查理大帝时期以来的欧洲王朝也不敢望其项背!而这些从奥地利扩张出去的统治者,却是毫不妥协地向掌握欧洲教派权利的人们挑战!他们用最为鲜血淋漓、最为震撼人心的极端手段,夺取了大片领土,赢得了整个欧洲家族和教派的长时间战争。其中最为耀眼的例子,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成功地继承了勃艮第公爵的地位。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可以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欧洲战争!

哈布斯堡王朝,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最具震撼力的连锁狂欢!他们的扩张手法不厌其烦地使用婚姻和继承权,以获取更多的富饶土地!在神圣罗马帝国疆域内,他们从勃艮第到尼德兰,无所不占;甚至在规定极其宽松的匈牙利国境之外,他们也成功地夺取了大片领土,超越了所有的欧洲王朝!他们的绝代谋略,使得整个欧洲都震惊不已,家族王朝直接望而生畏!其中最为令人心驰神往、惊掉下巴的,便是马克西米利安之子费利普和胡安娜的婚姻。这段龙凤呈祥的爱情,将胡安娜的父母的卡斯提尔和阿拉贡的领地与哈布斯堡王朝的势力联为一体!这恐怖的联合,最终落到了查理五世的手中,他的世袭领地不仅覆盖了奥地利、西班牙、那不勒斯和西西里,还包括了匈牙利和波希米亚!他的统治,霸气侧漏,深刻影响了欧洲历史的整个中世纪!

哈布斯堡王朝的崛起,就像一朵鲜花绽放在欧洲的中心地带!这个家族的统治手法,怎么可能是亚洲式的中央集权帝国?他们才不会被束缚在那种小气的框框里!查理五世更是以一种霸气和尊严的姿态,把自己的奥地利世袭地产和匈牙利、波希米亚的行政管理权,全部交给了自己的弟弟斐迪南。这样一来,整个欧洲的后盾,简直就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焰火!不过,这种绝代王朝的兼并和扩大规模,始终引来了一些眼红和看不惯之人。法国瓦罗亚王族,一心想将能量向意大利扩张,却一直被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所环绕。他们不顾一切地发起了对哈布斯堡家族的挑战,而德意志王公和帝侯,也对查理五世在德意志本土的实权,咬牙切齿地表示了反对!他们认为:查理五世已经拥有了新的领土,足够掌控自己的力量,不需要再在德意志本土发号施令!不得不说,哈布斯堡家族是欧洲历史上最为闪耀的夺旗者,我们衷心期待,他们的光芒能够在未来继续散发!

哈布斯堡家族的力量,已经演变成一条咆哮的霸王龙,横扫整个欧洲,吞噬所有的竞争对手!他们是天主教的坚定捍卫者,为了保卫信仰,他们不惜拼尽全力。无论是查理五世、还是斐迪南二世,亦或是西班牙国王费利普二世和费利普四世,他们都是战场上不可撼动的巨人。在那个由竞争和宗教分裂扭曲的时代里,哈布斯堡家族迎难而上,挥舞着火热的铁拳,打击着所有敌人。虽然许多教皇也需要借助哈布斯堡家族的力量,抵抗土耳其人、路德派及其他敌人,但他们依然担心权力过度扩张的后果。可是,谁又能够挑战哈布斯堡王朝的绝代风华呢?任何人都无法阻挡这条巨龙飞扬的步伐!如果查理五世能在16世纪40年代打垮德国新教王公,他就将占据欧洲的中心地带,推行自己的统治,成为欧洲历史上最为惊天动地的胜利!

哈布斯堡家族,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璀璨耀眼,无人能敌!他们的胜利,就像阵阵惊雷,卷走敌人的一切!从1519年查理五世登上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到1659年《比利牛斯和约》签订,整个欧洲都被他们的力量所震撼。有些人能够感受到,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宗教狂热席卷而来的时代,战争成为唯一解决问题的手段。毕竟,在宗教、王朝和民族之间的纷争中,妥协似乎已经不再那么可行。费利普二世在1566年统治下的尼德兰,以及1588年西班牙舰队入侵英格兰,都是充分体现了这种激烈竞争的极端表现。毫无疑问,哈布斯堡家族的敌人,一直认为他们试图实现绝对的控制权!伊丽莎白时代的作家弗兰西斯·培根曾在1595年,悲愤地描绘了“西班牙野心的暴虐”:

天哪,法国被瓦解,葡萄牙被突袭,低地国家沦为战火,阿拉贡不复存在,自由者成为奴隶,印第安人深陷苦难之中!

然而,即使如此,使用“哈布斯堡家族争霸”这个标题来概括这个时期,仍显得有些局限。毕竟,他们不断蓄势待发的力量,让他们成为了欧洲不可撼动的强者。即便是有些哈布斯堡大臣夸夸其谈,但他们的实力和影响,始终让人震撼不已!

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者,是天命之子,有着无尽的野心和雄心壮志!他们的每一步都是有预谋,有计划的瞄准欧洲霸权!拿破仑和希特勒都不及他们高明!别看他们家族有些联姻和继承权是偶然的幸运,其实是他们灵感的产物,是投射出了他们掌控世界的雄心!没有长期的领土扩张计划?荒谬!哈布斯堡统治者一直在策划着无数次的征战,只为了达到更高的目标!即便是被动挑衅,他们也会以最为猛烈的方式,还以颜色!法国对意大利北部的进攻?笑话!哈布斯堡统治者早已在心中铭刻下“保家卫国”的信条!16世纪40年代以后,在地中海地区,西班牙及其帝国的部队身先士卒,始终还是扫荡了复兴起来的伊斯兰国家!

哈布斯堡统治者是欧洲节点的核心,一旦他们达成目标,欧洲威权就是他们的收割!奥斯曼帝国、德国、尼德兰、斯堪的纳维亚、波兰、莫斯科公国和奥斯曼帝国的残余领土不服从哈布斯堡政权?荒谬!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是他们准备得不够充分的结果!反宗教改革的胜利更是如此!谁都挡不住哈布斯堡王朝的强势!

欧洲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纷杂复杂的洪荒之地,各种文化、信仰与人种交织在一起,仿佛一片黄沙中的璀璨钻石!然而,哈布斯堡王朝的两个中心(马德里和维也纳)的崛起,像海啸一般席卷而来,将欧洲舞台上那种烟花般的繁华,瞬间摧为灰烬!他们所主张的和宗教原则,让他们成为了欧洲的真正统治者,这种统治方式的暴虐,严重侵蚀欧洲的多元性,让欧洲的灵魂几乎被他们扼杀!这种多元性长期以来才是欧洲最重要的特点,现在却被哈布斯堡王朝所一手破坏!

在此简要分析上述一个半世纪的战争年表,可不仅仅只是各个战役的名称和结果(如帕维亚、吕岑等),更是历经无尽的岁月,所铸成的辉煌!与土耳其的战争不是几十年就能解决的,哈布斯堡王室从16世纪60年代起,对尼德兰起义的残酷镇压竟花费了整整八十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之长,简直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如此牵涉到的国家与地区之宏大,如奥地利和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室为一方、以敌对国家不断组成的联盟为另一方的冲突,更是范围广泛、影响深远,从1618年拖到1648年签订威斯特伐利亚和平协定,堪称“三十年战争”的物证!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每个国家都承担着一年复一年、十年复十年的战争负担,每一天都是必须拼搏的厮杀!正是在这个时代,哈布斯堡王朝发动了一场“军事”,改变了整个欧洲的命运,这场战争的性质是如此的残酷!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耗费越来越多的精力、物质、金钱,甚至已经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现在支撑战争的物质和财政,已经成为了战斗的决定性因素!这种巨变的原因及其主要特点,很快就要被我们揭示。不过,在我们进行简短描述之前,也应该明白,16世纪20年代的战争,与17世纪30年代的战争相比,无论在准备的人数,还是动用的物资方面,都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第一系列的主要战争集中在意大利,这里是一个富饶、又脆弱的城邦国家,早在1494年,就遭到了法国君主的入侵!同样可以预料的是,它们也激起了西班牙、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甚至是英格兰等各类势力的满志,纷纷组成联盟,逼迫法国人后退。1519年,西班牙和法国还在争执后者对米兰的权力时,一个传奇的消息震惊了世界:查理五世竟然成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并继承了哈布斯堡王朝在西班牙和奥地利的遗产!这种盛况真的让法兰西国王弗兰西斯一世(1515-1547年在位)无可奈何!他的劲敌竟一发不可收拾的获得这么一堆头衔,这让他怎么能在意大利坐得稳呢?他于是也不甘示弱,在意大利本,发起了对哈布斯堡王朝的反击!

弗兰西斯一世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居然想挑战哈布斯堡王朝的威权,开启了一系列反对活动,横跨土耳其、勃艮第边境、西班牙和南尼德兰,在这些领土上掀起了惊天动地的浪潮!可是,这位法国君主实在是太没谱了,第一次进入意大利,结果在帕维亚战役中,兵败被俘,可谓是血的教训!4年后,他又率军开赴意大利,结果还是被哈布斯堡军队惨痛击败。尽管弗兰西斯一世在1529年的康布雷条约上承诺放弃对意大利的权利,然而,在16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他却再次与查理五世为这些领地展开高度危险的战火!

虽然查理五世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本有足够的领土和实力应对法国的扩张,可是他同样面临到太多的仇敌,使这项使命几乎无法完成!其中最可怕的当属土耳其人,他们在16世纪20年代就已经将影响拓展到匈牙利平原(在1529年他们甚至围攻了维也纳),并且还在意大利构成了无穷无尽的海上威胁;此外,他们与北非海盗展开了狂欢盛宴,疯狂袭击西班牙的海岸!更可怕的是,奥斯曼帝国和弗兰西斯一世居然还达成了默契,组建起了反哈布斯堡的非神圣联盟,更在1542年,法国和奥斯曼的舰队联合进攻,几乎让整个欧洲都颤抖了!查理五世的境况非常惨烈啊!在德意志,他不得不面对宗教改革带来的威胁,天啊,路德凭借着惊天动地的力量,打破了旧秩序的桎梏,成功挑战了整个体制!新教公国同盟犹如汹涌澎湃的巨浪,为他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就算是查理五世这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也被路德教派趁虚而入,困扰了好长时间。他竭尽全力,HOLD不住这个局面,于是只能一拼到底!他挥师出击,鏖战数载,终于在米尔贝格战役中击败新教公国的指挥官,狠狠地打击了他们的气焰!但是,哈布斯堡和帝国权威一扩大,他的对手也越来越多,他们利用人心惶惶的时机,多方向狙击!那些小国、土耳其人、教皇、甚至法兰西王国的国王亨利二世,全都跃跃欲试,试图反击他的势力。结果,法军在1552年猛攻德意志,支持新教国家,这些只有独立控制的新教国家,得以在中央皇权尚未对他们形成制约的时候,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后来啊,随着1525年宗教战争的结束,查理五世终于在1555年的奥格斯堡和约中放弃了他的皇位,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这可真是戏剧性的一幕啊!1555年,查理五世这位掌握欧洲霸权的皇帝决定退位,将自己的王位分给了两个儿子,真是要让全世界都震惊了!弗罗茨瓦夫的火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天上地下都响彻着这个消息。维也纳和马德里,从现在起就是联合统治的!东方的太阳和西方的黄昏,都像一对黑色双头鹰,矗立在中央欧洲的上空!

东部支系的皇帝斐迪南一世和他的继任者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当然可以在自己的领地上享受着安逸的生活,毕竟除了土耳其人在1566年至1567年之间的一次攻击,他们并没有遭受过什么打击。可是,西部支系的皇帝费利普二世却十分不走运!因为北非海盗袭击了葡萄牙和卡斯特尔海岸,土耳其人也开始重新争夺地中海。随之而来的,就是西班牙和强大的奥斯曼帝国进行了大规模而惊天动地的新战争。1560年,他的士兵们就出征杰尔巴,随后1565年在马耳他展开惨烈的搏斗,1571年又在勒班陀展开决战,都能够奋勇杀敌,展现英勇无畏的精神!虽然突尼斯在争夺战中双方各有胜负,但是最终在1581年,西班牙终于完胜,成为了整个地中海最强劲的国家,“万里长城固若金汤”的霸气真是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啊!

哇塞,这简直是历史上最精彩的一幕了!费利普的宗教狂热和不断增加的赋税,已经让尼德兰地区的哈布斯堡属民负气愤非常,他们开始公开反抗。16世纪60年代中期,西班牙政权在尼德兰彻底崩溃,阿尔巴公爵率领军队北上,实行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暴行。然而,这反而激起了由荷兰和西兰岛组成的荷兰人省份的全面抵抗。他们四面环海,易于防卫,让英国、法国和北德意志的人们非常不安,都开始对西班牙人打起了忐忑不安的主意。

就在1580年,费利普二世竟然兼并了邻国葡萄牙,并掌控了它的殖民地和舰队!这让英国人更加心慌意乱了。然而,正如哈布斯堡家族想要强化(甚至扩大)权力的所有尝试一样,结果只能是他们的众多竞争对手不得不采取行动,以防止权力平衡过于失衡。到了16世纪80年代,原本只是荷兰地区的反抗,已经扩大成了一场全新的国际斗争。在尼德兰,攻城拔寨、厮杀激烈,每天都有令人惊叹的结果。在英格兰的海峡彼岸,即使面对内部对皇权的所有挑战(不管支持者来自西班牙还是教皇),伊丽莎白一世依然坚定不移地向荷兰的反抗者提供军事援助。而在法国,君主政权已经非常虚弱,这反而让各个宗教和政治派系的矛盾更加激化。这一切都成为了那个时代里最激动人心的一页!

哇塞,这是史书上最壮观的一幕了!在那场激烈的宗教内战中,由西班牙支持的天主教同盟和他们的对手–胡格诺派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他们在陆地上冲锋陷阵,在海上则由荷兰和英国的私掠船一手摧毁西班牙的补给线,让战火燃烧到了西非和加勒比海!

在这场激烈的斗争中,特别是16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哪些令人声嘶力竭的战争时期,西班牙的军队看似势如破竹,转眼就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例如1590年9月,西班牙军队在朗格多克和布列塔尼尽展神威;另一支军队在帕尔马公爵超群出众的指挥下,从北方一路向前进军巴黎。尽管面临着如此巨大的压力,反西班牙的部队依然风雨无阻,顶住了来自西班牙的一波又一波的浩荡进攻!法国胡格诺、纳瓦尔的亨利这个魅力十足的竞争者为了争夺王位,甚至在教派归属上表现了无与伦比的灵活性,他刻意转信了天主教,领导着越来越多的法兰西人民反抗入侵的西班牙人和邪恶的天主教同盟。最终在1598年,《韦尔芬和平协议》的达成宣告着这场激战的结束,恰恰是在西班牙国王费利普二世的离世之时,马德里强制放弃了对法兰西的任何盘踞和篡位计划,而这一切都让整个法兰西洋溢着幸福和安宁的喜悦!

哇哦!这可真是一段传奇,充满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胜利与失败!1588年,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两次想入侵英国,结果惨败而归!西班牙还打算在爱尔兰挑起天主教起义,但是却被伊丽莎白的军队彻底打败了,她重新稳固地征服了爱尔兰,战斗力极强的荷兰军队也一直坚守在拿骚陆地(和水路),非常坚不可摧!1604年,费利普二世和伊丽莎白都去世了,西班牙同英格兰妥协言和。再过5年,直到1609年,马德里才决定停止与荷兰起义者的战斗,谈判和平协议。虽然在此之前,尼德兰、英格兰和法兰西已经团结起来,让西班牙政权惊恐不已,因为不管是海上,还是在拿骚陆地(和水路)上,西班牙都毫无胜算!这也在肯定了1600年的欧洲是由众多国家组成的,而不是只有一个霸主。然而,这一时期震撼欧洲的第三次大交战发生在1618年以后,德意志身遭重创!只因为鲁道夫二世(1576-1612年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力被大大削弱!

哇塞!德意志在16世纪后期幸幸苦苦地摆脱了那场全面的教派战争,但是光明正大的团结背后,敌对的天主教和新教势力一直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力量角逐。甚至到17世纪初,福音派联盟(建于1608年)和天主教同盟(建于1609年)之间的斗争变得越来越激烈,而西班牙的哈布斯堡家族无论如何也要帮助他们在奥地利的表兄弟,让福音派联盟的首领——帕拉泰恩·弗莱德里克第四选侯深陷其中。更加恐怖的是,连欧洲多数国家都加入各自阵营,准备着为宗教冲突而战斗到底!

然而在1618年,波希米亚的新教集团反抗新的天主教统治者斐迪南二世(1619-1637年在位),似乎为另一轮更加残酷的宗教战争添了一把柴,这就是1618年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的爆发!一开始,皇帝的军队顺利进展,让斯帕诺拉率领的西班牙人相信他们能轻松打败敌人。可是,他们大错特错!敌人不屈不挠,势如破竹,让西班牙人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局面。这场战争可谓是欧洲历史上毁灭性的一战,同时也是宗教信仰冲突的集大成之作!

哇哦!西班牙的哈布斯堡家族的军队哪里敢轻视啊!他们的强大直接让一群复杂的宗教和世俗军事力量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每一次改变力量对比的方向都堪比地震那么可怕!1621年,荷兰人终止了与西班牙在1609年达成的停战,竟然敢和斯帕诺拉的军队对抗;1626年,一支丹麦军队甚至从北方进攻德意志,克里斯琴四世的火力如同地球撞上了流星;此外,颇具影响力的法国家、红衣主教黎塞留一直用尽一切办法来为哈布斯堡家族制造麻烦,可见对手的狡猾程度。

然而,这些军事和外交的均被哈布斯堡家族轻而易举地打败了!直到17世纪20年代末期,斐迪南皇帝的有权势的副官华伦斯坦简直就要把包容一切的中央集权的政府强加到德意志身上,其范围甚至远及北部波罗的海沿岸。这种强大的帝国政权迅速崛起,竟然激起了哈布斯堡家族的众多仇敌更加奋力地与之拼搏!到了17世纪30年代初期,最坚决果断的人当属引人注目、有影响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弗斯二世(1611-1632年在位),1630年,他竟然愣是把西班牙人都吓shi在了他的神勇之下!

哦我的天啊!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弗斯二世简直是传奇啊!1631年,他带领着那些训练有素的军队以惊人的速度一路向北,想要征服德意志北部,翌年,他们直冲南部,竟然忽然进攻了莱茵兰和巴伐利亚!虽然在1632年的吕岑战役中不幸阵亡,但他留下的伟大功业可不能被轻易抹杀!反之,到了1634年,费利普四世和其才华横溢的首相奥里瓦列斯公爵决定给他们的奥地利表兄弟以更全面的支援,结果却让红衣主教茵凡特为主将的军队充满深刻反省啊,更反而促使黎塞留决定法国直接卷入,于1653年命令军队在多处跨过边界,这已经是带着极度自信的方式。多年以来,法兰西早就成为反哈布斯堡联盟的默契的、间接的领袖,向所有反帝国和西班牙的人送去津贴。现在这场冲突已公开,每个联盟开始动员更多的军队、武器、钱财,就连讲话的语言也变得更加强硬了!奥里瓦列斯在1635年,竟然制定下一年三路进攻法国的计划,并写道:“要么丧失一切,要么使卡斯提尔居世界之首。”这可是彻头彻尾的雄心壮志!

那简直是个笑话啊!哈布斯堡帝国的军队简直就像是一头锐利的巨兽,全身都布满利爪,可惜在征服法兰西这个强国的道路上却疲于奔命,只能勉强接近巴黎,但连荷兰和法国这两个小国都“钳住”了西班牙啊!更加丧心病狂的是,1640年葡萄牙的起义使得一部分西班牙军队和物资在北欧来回奔波,这些兵力和资源甚至还不足以重新统一这个半岛啊!实际上,同时发生的加泰罗尼亚人的起义威胁到了西班牙的腹地,难免会给人类历史书写上新的一页。在海外,荷兰远征舰队居然攻击了巴西、安哥拉和锡兰,这场冲突一下子就变成了某些历史学家所说的第一次全球性战争啊!如果说只有尼德兰能在后几项活动中获利,那么其他交战国却有大量伤亡和损失啊!17世纪40年代的军队比30年代要少得多,各国政府的财政短缺更加严重,人民已经失去了耐心,全民已经愤怒爆发!然而这场相互牵连的斗争已经无法抗拒,参加的任何一方都已经陷入泥潭,难以退出!德意志新教国家都已经非常清楚了,瑞典只要一停战回家,他们就相当于自动退出,那简直就像缩头乌龟,恐怕连指责都没有人愿意接受吧!

如果他们退出,那可真是豫料之中啊!奥里瓦列斯和其他的西班牙贵族与法国谈判停火的可能性其实不大啊,因为后者不肯抛弃荷兰啊!不过这些贵族们也并非没有办法,采取不同级别的秘密谈判与各条战线上的军事行动并进,每方都相信,只要再打一次胜仗,就能加强自己在总体和解中的地位啊!

因而“三十年战争”的结局根本就没有那么干脆利落!西班牙突然在1648年初与荷兰和解,并承认了后者的完全独立,不过是为了剥夺法国的一个盟友罢了!法国与哈布斯堡家族的斗争仍在继续啊!等到同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1648)终于给德意志带来了一点平静,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甚至退出了冲突,这对于余下的纯粹是法、西冲突的局面没有什么影响啊!《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使个别国家和统治者有失有得,不过其精髓在于认可了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的宗教与的均势,虽然确认了帝国权威的局限性,但仍然留下了西班牙和法国进行一场民族战争的局面,与宗教毫无关系啊!黎塞留的继承人、法国首相马扎林曾在1655年与克伦威尔的军队进行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这才证明了这一点啊!

新教英国竟然与其他教派一起结盟,联合起来打击西班牙,把它彻底逼向谈判桌!《比利牛斯和约》(1659)的各种条款虽然没有让人太过在意,但西班牙竟然与自己的劲敌和解了啊!这足以证明了哈布斯堡家族在欧洲已经丧失了优势啊!费利普四世政府所剩下的“战争目标”也就只有保全伊比利亚半岛的统一,但就是这样一个目标在1688年都不得不面临着失败的命运啊!因为那时候,葡萄牙的独立竟然确实获得了正式承认啊!就算西班牙本身在17世纪末要为其最初过分的战略扩张付出代价,也不可能改变欧洲大致状况,仍然保持着查理五世1519年继位的形态!更惊人的是,它还遭受了更多的起义和领土损失的折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