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

梁武帝萧衍文治武功冠绝千古硬是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建国者沦为者

梁武帝萧衍是南北朝时期梁朝的建立者,他在位的四十八年里,是整个南朝数百年历史里,持续时间最长、经济文化最繁盛的时期。但统治末期,引狼入室,养寇贻患,造成给江南社会生产带来毁灭性打击的“侯景之乱”,不但让他自己身死国灭,更令南朝国力大损

南梁的建立者梁武帝萧衍,在夺取帝位的一路上似乎是交了好运,他由南齐萧氏皇族的远支旁系,一举篡夺帝位建梁代齐。与此同时,北方的北魏国势衰败,又发生了一连串的大起义,不久还成了东、西两魏,彼此之间连年战乱。按理说,这可是萧衍一举北伐中原重新统一南北的大好时间,可萧衍偏偏却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最终。

萧衍,字叔达,小名练儿。萧衍和南齐的建立者萧道成一样,同出于南兰陵郡兰陵县中都里,和南齐皇室同属于萧整的后代。按照辈分,萧衍该叫萧道成族伯父,因为萧道成是萧整的四世孙,而萧衍则是萧整的五世孙。萧道成出自萧整儿子萧隽一系,而萧衍则出自萧整另一儿子萧鎋一系。萧衍的父亲萧顺之是萧道成的族弟。他在刘宋、南齐时代,担任过长史、侍中、卫尉、领军将军、丹阳尹等职。作为萧家子弟,在萧道成建齐代宋的过程中出力不少,南齐建立后还被封为临湘县侯,死后还被追赠为镇北将军。

萧衍这位将门子弟,打小就精通骑射,还得到父亲的真传,熟悉行军打战之要诀。不过,他同时博学多通,喜好文学,擅长谋略。能文能武的萧衍,再加上萧道成也特别照顾宗室子弟,萧衍这个远支族侄,因为和南齐皇室沾亲带故的关系,平日里没少和当时的社会名流和高级贵族交往行走。

当时,齐武帝萧赜的次子——竟陵王萧子良开放王府西邸,大力招揽当时天下的文学之士,而萧衍当时就和当时的一代文人才子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并称为“竟陵八友”,由此可见,萧衍的才学也的确了得。作为南齐远支宗室的萧衍,年轻的时候,小日子过得还是可以的,不过萧衍是一个十足的野心家,胸怀异志。很快,安逸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南齐陷入了内乱,萧衍的机会也来了。

萧衍交了好运,南齐在齐武帝萧赜临驾崩之前,因为一场未遂的,萧道成的侄子萧鸾趁机夺得了权利,从此南齐皇室陷入到了自相残杀的混乱局面当中,南齐由此走向衰败,国家的混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事情的起因,主要在于齐武帝萧赜的太子萧长懋先齐武帝一步病死,太子死后,齐武帝萧赜因为原本就对太子不满,因此在重新立储的态度上,一直犹豫不决。

摆在齐武帝面前的选择有两个,一个是太子的长子萧昭业,他是齐武帝的长孙,另一个则是拥有一定声望的竟陵王萧子良,他是齐武帝的次子。齐武帝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立长孙萧昭业为皇太孙,可是因为萧昭业尚且年幼,朝野上下更倾向于拥立竟陵王萧子良。终于,就在齐武帝弥留之际,以王融为首的一帮拥竟陵王派发动,企图夺取政权拥立竟陵王萧子良为帝。

就在王融起事之前,同为竟陵八友之一的萧衍就看出王融难担大用起事必败。果然,齐武帝忽然回光返照,并将朝政事务和皇太孙托付给尚书左仆射、西昌侯萧鸾。紧接着,萧鸾迅速挫败了王融的,并顺利拥立萧昭业为帝。而王融事败之后被杀,竟陵王萧子良最后也抑郁而终。

这时,萧昭业因为年幼,萧鸾作为托孤宗王,担任尚书令和侍中,独揽朝政大权。而此时的萧衍,因为和萧鸾一样同属旁支宗室,萧鸾夺取大权之后,为对付齐高帝和齐武帝的宗室嫡系子孙,对旁支的宗室加大任用和扶植,以此剪除高、武二帝的众多子孙带来的威胁。野心勃勃的萧衍也积极投靠萧鸾,还为萧鸾铲除异己夺取政权出谋划策,被任命为宁朔将军、黄门侍郎等官职,一路扶摇直上。

萧鸾在连续废除了两个皇帝之后,又剪除了高、武二帝子孙的威胁,终于可以由幕后走向台前,直接篡位夺权,登基称帝,史称南齐明帝。萧鸾从辅政到篡位,仅仅才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因为萧鸾是以旁支宗室上位,夺取帝位的过程靠得是阴谋手段和血腥杀伐,他登基称帝之后,南齐内忧外患接踵而至,统治十分不稳。

南齐政权不稳,萧家宗室之间互相残杀,这就为身为远支宗室又野心勃勃的萧衍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表演平台。明帝登基之后,萧衍被任命为雍州刺史,出镇要地襄阳,萧衍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地方实力军阀。

南齐明帝之后,南齐东昏侯萧宝卷继位。因为南齐明帝萧鸾是靠着阴谋夺取上位,他临死之前,为自己儿子留下了一个由六人组成的的辅政大臣团队,他们主要由宗室、外戚和将领所组成,其目的就是建立一个相互掣肘的辅政体系,让他们谁都无法独揽大权,以此保证他的继承人萧宝卷能稳住帝位。对于这一点,萧衍曾经对他的舅舅张弘策预言过,这“六贵”迟早必败。

果然,首先萧宝卷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从小被骄纵惯了,他根本不理解老父亲的苦心,认为“六贵”限制了他权力,于是开始朝“六贵”举起屠刀,而“六贵”相互之间也各有各的盘算,原本还想废除暴君萧宝卷,却不想陆续被萧宝卷收拾了。此后,南齐陷入了一系列,而萧衍在这时则审时度势,在他的地盘上“蓄养士马”,凭借着秦、雍流人组成的强大武力,在南齐的乱世当中等待时机,对当时纷乱的争斗并不着急介入。

直至萧衍的大哥,当时的尚书令萧懿,被萧宝卷诬陷谋反而杀害,萧衍见此时的南齐早已经是千疮百孔,百姓怨声载道,各路反对势力伺机而动,萧衍当即决定“共兴义举”出兵讨伐萧宝卷。萧衍在他的地盘襄阳,早就做好了随时讨伐萧宝卷的准备,而大哥萧懿之死,则是萧衍下定决心出兵的导火索。萧衍筹划已久,直到天下形势已经渐渐清晰,而萧宝卷大失人心之时,立即开始动手。

萧衍率领着他的荆襄义师,联合其余讨伐东昏侯的势力,在永元三年共同拥戴东昏侯的弟弟时任荆州刺史的南康王萧宝融为帝,随后一路沿江南下直抵建康。此时,萧宝卷人心尽失,他的禁军将领阵前倒戈杀死了萧宝卷,并且迎接萧衍率部进入首都建康城。萧衍进入首都之后,立即下令诛杀萧宝卷的余党,并且又废除了萧宝卷的帝号,按照汉朝海昏侯的事例,贬萧宝卷为东昏侯。

萧宝融在萧衍的拥戴下正式获得了南齐的政权,史称南齐和帝,萧衍被封为中书监、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大司马、录尚书、骠骑大将军、扬州刺史,又晋爵建安郡公,食邑万户,从此大权独揽。至此,南齐的政权,由萧道成嫡系子孙转入到旁系的萧鸾之后,政权又落入到了远支的萧衍手中。南齐和帝,其实已经形同傀儡。公元502年,大权在握的萧衍,按照前朝旧例,依样画葫芦,逼迫齐和帝禅位,建梁代齐,南朝历史步入了南梁统治时期。

萧衍是交了好运,南齐迅速衰败,让他这支旁系借此崛起。萧衍继位时,而此时的北魏,在孝文帝死后,日益,国内矛盾十分尖锐,国势转衰,暂时也无暇南顾。萧衍建国之后,总结前几代的经验教训,前人好的经验给予继承和保留,坏的经验就给予摒弃和改革。比如宋、齐两代,皇族骨肉相残的事情此起彼伏,萧衍为了保证江山永固,于是在对待宗室的态度上,采取优渥宽厚的友爱策略,把这些宗室派到各地进行镇守拱卫。

萧衍对待他的兄侄十分溺爱,为了让这些萧氏子弟能拱卫皇室,萧衍还废除了自刘宋以来监视诸王的典签制度。结果这样一来,萧家子弟越来越放纵,有萧衍在,大得乱子暂时搞不起来,但是各种恣意妄为、强取豪夺的恶迹却是此起彼伏,萧衍对于宗室子弟的种种乱象,却不加阻止,反而采取宽纵的态度。

对于萧衍来说,只要宗室不谋反,不互相残杀,他就不干涉了。比如萧衍的六弟临川王萧宏,爱财如命,在民间私放高利贷,对百姓强取豪夺,家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以致于连自己人都看不过去,萧衍的次子豫章王萧综,还专门写了一篇《钱愚论》来讽刺自己这个爱财如命的叔叔。

在治国上,萧衍也很有一套。毕竟萧衍也是当世高才,至少在南朝的那么多皇帝当中,他的才学自称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了。南梁建国之后,立即开展革除前朝弊端的变更,还制定了《梁律》、《梁令》和《梁科》,为新朝定下了一系列的法令。

萧衍经历过南齐由盛转衰的时代,他在位初期,总结宋齐灭亡的经验,深谙长治久安的道理,于是他本人带头勤俭、厉行节约,鼓励生长,发展经济,国家生产经济迅速恢复。萧衍本就是一个文化人,他继位之后,大兴儒学,厚待士族,同时他还认为前几朝都不够重视中下士族,于是下诏重新制定《百家谱》,极力笼络士族。

在萧衍的厚待之下,重新被重视起来的中下士族,纷纷涌向首都建康求官,加上本就被萧衍厚待的高等士族,南梁的官职都不够用了,只能增加州郡、增加职位。萧衍的治国,讲究宽厚,可这宽厚只是对待他的宗室和各士家大族,而对于百姓,他则严格推行律令进行约束和。特别是在萧衍晚年,他开始醉心于佛法,崇佛佞佛,耗费无度,大量的土地和财富流入寺院。如此种种,导致南梁开始出现了各种社会危机,萧衍的所谓盛世,实际上正潜藏着大乱和崩溃的隐患。

随着南梁进入盛世,相对于南朝的勃勃生气,此时的北朝则是危机四伏。萧衍在位的大部分时间里,可以说是完美的躲过了北朝的各种压力,甚至还有机会力压北朝。在萧衍统治的初期,北魏就已经逐渐走向衰败,此后在短短二三十年间,北魏先是爆发六镇大起义,接着北魏在尔朱氏倒台之后,高欢和宇文泰迅速崛起,北魏很快又为东、西魏两个政权,北方陷入到了一片大混乱当中。这对于萧衍来说,绝对是一个北伐中原统一全国的大好时机,可惜萧衍却因为错用了他的宗室诸王,一次接一次的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北伐的时间是在公元505年到506年,这时南梁初立,良将倍出,北魏陷入内部纷争,萧衍正好趁着新朝建立的强大势头开启北伐,结果萧衍不信任手下将领,却以六弟临川王萧宏为帅,结果这个爱财如命的王爷,临战畏敌,最终大败而归。

第二次北伐的时间是在公元524年到525年,此时南朝步入盛世,而北方的北魏则陷入到了六镇起义的混战当中,北魏为了扑灭六镇起义,已经无力南顾。萧衍见此大好时机,于是又再发动北伐,这次改用当年作《钱愚论》嘲讽临川王萧宏的豫章王萧综,萧衍将北伐统帅由六弟改为了自己的次子,可换成他儿子也一样不堪重用,萧综更扯,直接是临阵通敌,萧衍的北伐再一次大败。

第三次北伐的时间是在公元529年前后,鉴于自家人完全就不是领兵打战的料,这次萧衍没再任用他那帮不中用的宗室,而是神奇的将北伐统帅之权交给了北魏的降王元颢手上。萧衍这次主要是想趁着北魏混乱,由名将之护送元颢北上,拥立元颢为北魏皇帝。

这一次北伐却取得了不错的战绩,梁军杀入洛阳赶走了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拥立元颢为帝。不过,因为元颢和之的矛盾,加上元颢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结果被北魏军阀尔朱荣率领契胡大军击败,元颢败死,之孤身而逃,萧衍的北伐大计又再失败。

萧衍手下并不缺良将,可北伐却接连失利,除了当时南北方力量还是相对平衡之外,萧衍的任人唯亲和对将领的不信任感占了很大因素。毕竟他出生将门,靠着军权夺取政权,因此当他成为皇帝之后,对于这些手下将领就天然的心怀戒心。北伐大业,萧衍一味出于私心,结果一再错过良机,落下了一败再败的结局。

终于,当东魏降将侯景南渡而来之后,萧衍居然开门揖盗引狼入室,用泛滥的宽厚对待这头北方野狼,居然以为能靠侯景对付北方的强敌。公元548年,侯景发动叛乱,南梁爆发持续多年的侯景之乱。这时各地原本用来拱卫皇室的各地宗室诸王,却各怀鬼胎,为争夺帝位相互争斗,面对侯景,加上内乱,早已衰败的梁军根本无力抵挡。

南梁建国56年,萧衍在位就足足48年,他亲手创建了大梁朝,使得南朝进入了又一空前绝后的大盛世,同时他又一手毁灭了他所建立的盛世,硬生生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南梁最终也因他而最终走向衰败和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