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中国近代史和中国现代史分期应以1949年为界

凤凰资讯> 沿革> 历史学院> 正文

中国近代史与中国近代史分期应以1949年为界

人民网2009-11-20 09:42【】【】

中国近代史分期,准确地说是中国近代史与中国近代史的分期,是中国近代史学科确定的重要问题。 也就是说,1919年应该是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分界线,还是1949年是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分界线? 几十年来,这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以前,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学者并没有把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明确区分,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形成一个清晰的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概念。历史。 当时的学者基本上认为中国近代史与中国近代史是同一个意思。 这种情况清楚地表明,当时中国近代史还没有形成独立的学科。

新中国成立后,胡升于1954年在《历史研究》创刊号上发表了《中国近代史的分期》一文,引起近代史学界的强烈关注和热烈讨论。 1957年,《历史研究》编辑部将近三年来学者的议论文章征集出版。 这次讨论,极大地促进了中国近代史领域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研究,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对中国近代史基本线索的认识。 但这次讨论的主题是中国近代史的分期。 所谓中国近代史,胡升的文章非常明确地限定在1840年到1919年之间的时期。这个命题在这次讨论中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认同。 从此,中国近代史与中国近代史在中国史领域有了明确的分界线,分界线就是发生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此后学界常将“五四”之后的历史作为参考。 1919年五四运动为中国近代史,1919年至1840年鸦片战争史为中国近代史。 也就是说,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称为中国近代史,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称为中国近代史。

当时的学术界虽然有这样的认识,但也有不少学者明确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范文澜、刘大年、荣梦元、李欣、林敦奎等学者提出按社会性质划分历史时期。 按照这种观点,中国从1840年到1949年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近代史应该涵盖1840年到1949年的整个时期。范文澜是这一主张的最初提出者。 1947年,他编撰了华北新华书店出版的《中国近代史》第一卷序和目录,将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都列为近代中国的历史时期。 但在80年代以前,无论是教学、研究还是撰写中国近代史,都受到1919年五四运动的束缚,这是当时的时代条件所限。

进入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再次出现了关于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分期的讨论。 学者们坚持认为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与中国近代史的分界线,主要是基于对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区分。 为了突出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性,他们坚持中国近代史结束于1919年。但是,这种说法忽视了以社会性质作为区分历史时期标志的观点,而忽略了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都具有民主革命的性质,都是反帝反帝的。 在封建制度下,区别只是领导的不同,革命前途的不同。 因此,对1840年至1949年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近代史的呼声越来越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延续了1950年代的命题,再次明确宣布1840—1949年的中国史为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对象。 李侃、陈绪禄、胡升、张海鹏等先后发表文章,阐述了他们对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分阶段的认识,逐渐形成共识。

可见,1998年以前出版的中国近代史刊物,包括通史性质的学术著作、教科书和通俗读物,几乎都以1919年的五四运动为下限; 中国近代史的刊物,几乎都以1919年为上限。1999年以来,有几部中国近代史著作采用了1840年至1949年的分期法。它们是:张海鹏主编的《中国近代史》,大众出版社于2007年出版1999. 这是一部为中国警察而写的简明中国近代史;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 《中国近代史》,山东大学王文全、刘天禄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年出版; 《中国近代通史》,张海鹏主编,10册,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版的《中国近代史纲要》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本书是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项目重点教材,是全国高等学校本科生必修思想政治理论课教材。 由本书编写组集体编撰。 主要专家有沙建孙、马敏、张建国、龚树铎、李杰。 书首第一句是:“中国近代史是指1840年以来中国的历史。其中,从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到建国前夕的历史1949年的中国史是中国近代史;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是中国近代史。” 这句话很重要,它标志着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各个阶段被写入大学教科书,成为学术界的共识。当然,也不排除会有不同的看法关于分期的问题,却不应该成为主流的认识。

目前,近代史学虽然基本统一了对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阶段的认识,但近代史学界内外仍存在一些不同的认识。 例如,2008年4月,《光明日报》发表了《三字经》修订版序,坚持1919年是中国近代史开端的传统说法。 不久前,有消息称大陆学者编撰的《中国近代史》在台湾出版。 报道援引该书作者的话说:“关于中国近代史,两岸在很多问题上都有不同的理解。例如,在最基本的历史分期方面,台湾学界认为历史1840年至1949年为近代史,而大陆近代史一般截断1919年,1919年至1949年为近代史。” 大陆学者在台出版《中国近代史》,当然是两岸学术交流值得关注的好事。 但是,报告中关于中国近代史在两岸分期(或截断)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既不符合台湾学术界的实际,也不符合台湾的实际情况。大陆学术界的现实。 在台湾学界看来,不可能将1949年视为近代史的下限。 这是常识,不需要解释。 在大陆学界看来,近代史以1919年为界,基本上是1998年以前的事,1998年以后一般不会作这样的界线。或许本书作者仍坚持以1919年为界线。中国近代史。

总结一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近代中国人被侵略欺凌的时代结束,标志着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结束,标志着中国近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开始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 也就是说,这一事件标志着中国近代史的结束和中国近代史的开始,旧时代的结束和新时代的开始,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结束和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开始。小路。 因此,1949年应该算是中国近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分界线。 有人认为,中国近代史始于 1919 年,并且一直在延续。 这种说法不仅掩盖了社会性质的差异,也掩盖了1949年这个时间点的极端重要性。还有人声称中国近代史是从1911年的1911年辛亥革命开始的。这种说法似乎重视1911年辛亥革命,却忽略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比1911年的辛亥革命具有更大的历史意义。

显然,中国近代史包括1840年至1949年的中国历史。它是时代进步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历史实际相结合的结果,是中国近代史学家观察整个历史的结果。唯物史观的近代中国史。 结论正确是中国近代史学科成熟的体现。 这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中国近代史学科取得的重要成果,值得充分肯定。 希望这一认识能够被学术界的朋友所接受。 (张海鹏/中国历史学会会长)

刘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