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英雄崇拜拉丁美洲历史最大挫折

不羁的小驴儿

   在拉丁美洲的现代史上,价值观就像我的前任一样,消失了,成了历史上最大的失败之一,不能不说是非常悲催的一个结果。不过啊,我还是很乐观的,谁知道啊,也许哪天未来的学者会写出来一篇完美无缺的文章,讲述曾经有一个法治的拉美社会。反正啊,纸上谈兵,啥都是有可能的。

当初的那些国父们啊,尽管一路马蹄声,高呼改革,但实际上还是被自己的父权思想践踏了几十遍。他们当时都觉得,拉美的社会还没成熟,必须得等成熟了再谈进步。这么说吧,这不只是当时的现实,也是他们一直都在信奉的理念。曾经的尼加拉瓜啊,真是一个典型的农村社会,全都建立在传统的人际关系上。上面那些地主农民兼军事首领,下面百姓们还在搞什么土地革命,结果就是我们一直跨不进现代化大门。因为你想啊,当统治最高层都是一粒老大威武,人民就只能配合老子式的父权思想,在国家组织上不停的挣扎。

而现在回头看嘞,翻一翻历史,都可以发现: 我们在军队当中的习惯模式啊,简直是让人看了就会蒙眼。处决、清算、无名冢,说白了,就是二十世纪的吸血鬼狂欢节。还有那美苏的冷战对抗嘞,就更是妙不可言了,恰好契合啊,恰好Ok,直接成为美苏两大童话作品中的一只大力士。

可悲的是嘞,自从中美洲的独立以来,各级领导们都在告诉我们啊,会有用的,但是,等你的经济足够繁荣、人民够成熟、公民够负责任了,这些东西才有用。结果整个国家都陷进一个缺乏…(诶,那我还真不知道缺乏什么。唉,反正就是缺乏各种各样的东西吧)

哎呦喂,打破咯,我们要建立标杆啊,就得打造一个像家庭运作一样的模式。我们需要一个老师,一个慈父,他得知道家庭的需要以及照顾方式啊,他要知道该何时大力奖励,何时就必须意味深长地严厉惩罚。因为啊,父亲掌握的绝对权力是不能被批准的,所以子民们必须一路跟随他成长成人,就和成长在家庭中接受教导一样。

可是啊,改革派和保守派可是有明显的不同哦,他们主要不同在于:是不是该通过威力无比的父权手段彻底改革,还是我们干脆不改了。但是改革派嘞,他们心中满是那种乌托邦式的梦想啊,好像万事可以靠梦想成就啊,结果搞出来的反而是痛苦悲惨,也就是所谓的“打着乌托邦的名号,福祉化身痛苦”啊。

但是你想啊,二十一世纪如今啊,科技不断创新,举世瞩目啊,还是有人信仰起了英雄出口天启式的救赎;还是有人觉得公民权是政府赐予的,可以贸然丢失。你说奇不奇怪嘞?还有联合国在拉丁美洲的调查嘞,结果发现大多数人都认为总统的行事不受法律限制是对的,经济发展才是关键,而且为了解决基本经济问题,牺牲一点民主自由都不要紧。这一波结果,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咦,民权啊,也就是个人的大权力,只要有什么特殊情境出现,人民可以随时把权力交给政权,这也就意味着,就算是用人民的鲜血来换取日常生计的稳定,也绝对值得交换。

还有哦,1983年至1989年间,阿方辛大佬成为了阿根廷总统,艾尔文也在智利当上了总统,于是乎嘞,整个局面一下子就变了。中美洲的军事冲突也趁着冷战的结束悄悄落幕了,二十世纪末,给人们带来了新的信心啊。

这些神奇的变化让我们终于有机会感受一下新的千禧年啊。2000年,墨西哥总统选举福克斯坐上了总统宝座,结束了建制党长期的垄断。东西方冲突告一段落啊,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政权,也就是咱们现在所说的“真正社会主义”,在这个时候也支离破碎啦。再加上拉丁美洲的大熔炉,一股新的风正席卷而来,中美洲当然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我们啦。那时候大家还在高喊“西方万岁啊”,证明当年的细节啊,简直是太到位啦!当年说历史已经完结,西方就是市场经济的大boss,甚至还说时间都不会再走动,我们会一直生活在最后的快乐天堂啥的。这种说法听起来比“幸福的党社会”这种口号还要疯狂呢!不过嘛,这种超炫的玩意儿,得慢慢等时间累积呀(或者在理论上等着也行)。

可是自从市场经济这个家伙闪亮登场后,我们的处境就变得委真的够呛。它抢走了我们所有的人道主义意愿以及努力培育的团结精神。市场社会这个新型的毒瘤也随之而来啊,从此社会这个概念和市场社会变得纠缠不清了。这样一来,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也面对着成为自由的供需定律的一部分的风险,而公民的权利也变成焦土什么的了。

现在想想选民那时候遛的投票率还有70%呢,好在现在还是照旧那会儿的模样啦。

这个时候选民们都反应过来啦,说实话,在拉美地区投票的人,投票率达到了40%甚至更低。可是现在可好,选民们已经不再相信市场能够解决那些萧条、贫穷、边缘化和失业的时髦玩意儿啦,他们直接向投票箱投出了反对票。毕竟,选民要的不是扩大贫富差距的糟糕方案,而是让社会和经济的鸿沟消失不见。

过去,拉丁美洲从未如今日这般创造财富。但是很可惜,新增的这些财富只是放大了贫富差距,这可真是一种多么残忍的矛盾!

我感觉我们现在处在的制度不叫完美,而应该叫做不完善。毕竟我们非常失望,最明显的就是制衡机制不足啊。制衡机制是最适合衡量的方式,因为它能防止权力的滥用,而权力往往是被滥用的。权力通常在人最黑暗的角落酝酿,如果没有灵魂之恶,它是永远不会与爱情、疯狂和死亡同时在文学中横冲直撞的啊。

贪污是造成制度混乱的原因之一,至少在过去二十年里,拉美地区至少有二十位民选总统因涉嫌贪污而受到谴责。这种扩大的腐败,是由一连串的因素所导致的。

噔噔咚,选举的腐败是常见的文化现象啊!大概就是选上了某位威望肆无忌惮地掏空国库。不过,选民们表示这还不算最丧心病狂的恶行呢!据说有人认为:“行就行了,能腐就腐吧!”简直太烂了!

要知道,自由独立地思考是推动人性进步的关键。如果说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次道德危机的话,那就是因为大家已经对任何承诺都不信任了。就像去年在巴西那场选举,大家都觉得那个工人领袖鲁拉(Lula da Silva)领导的社会主义政府能带来改变,但事实上还是充满了腐败,连个屁都没闻到改革的味道。

而事实上,每个人都可以认为自己是独立个体,完全独立于他人,所以不必受到指责嘛。因为有了我们超强的创造力、发明力和想象力,以及崇尚自由和独立思考,所以人性才会不断发展改善呀!这就是推动我们前进的关键!”

看来大家为了向外探求,都开始向内观照啦!但是我们得记住一点,这个向内观照是要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外在世界,而不是把我们困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啊!要想真正地展示人性,就要把我们的理想、道德冲动和关怀转向社会、转向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