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乾隆与香妃的传说(3)

 

 


初年袁世凯为政时曾一度为元首府门)。听说,此楼建造得彤墙碧瓦,华丽堂皇,巍峨壮观。登临其上,既可以览三海(北海、中南海、什刹海)之形胜,又可以观回回营(容妃的家族所在地,在今北京西长安街)的风情。
这座宫殿的内部陈列更是很是讲求:四壁镶嵌精制瓷砖,中间摆列贵重的珐琅古董,室内挂着价钱万贯的绘有西域风景的壁画。居中立着高丈余、宽五尺的大铜镜,四周摆着国之珍宝、异国奇玩。乾隆对这座宫殿额外垂青,亲自写过一篇《宝月楼记》。
这篇《宝月楼记》的最后写道:楼之义无穷,而独名之曰宝月者、池与月恰当其前,抑有肖乎广寒之庭也。这几句话,既有金屋藏娇之意,又含有此处为奔月嫦娥的仙客之所在,由此可见乾隆对香妃的眷恋之情了。
北京的圆明园遗址中有一个香妃楼,听说是乾隆专门为香妃化装建造的。那座楼现在也只剩下了几块石头。圆明园管理会为了让游人能够目击到圆明园的风范,在每座遗址前都画了一幅原型画。
听说,圆明园残留的好多石头上都刻有古兰经。在世人的眼里,圆明园是一个历史的残骸,可是在我看来,还不如说它是恋爱的残骸。
香妃是否快乐呢?当她享受着令无数女性妒忌的繁华富贵时,那幽深无比的眼睛里,有什么?也许,那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她老是把眼睛低垂下来,让稠密的头发将它们遮掩。她身上披发出浓厚的香气,使这个垂老的男性有些微醺,来不及考虑而变得迫在眉睫
乾隆帝王虽然身形垂老,但他和香妃在一起,好像焕发出一种无穷无尽的。乾隆常常巡幸宝月楼,和香妃对弈下棋,饭酒赋诗,出题春联,有时鉴赏香妃排练的西域舞蹈。乾隆很是喜欢香妃穿着维吾尔族衣饰。有一天,他射猎归来到宝月楼,香妃还将来得及换胡服和摘下戎帽,乾隆见香妃如此装束,愈觉察得她额外漂亮。于是,乾隆帝王命人请来宫廷画师、意大利著名画家朗世宁给她画了一张胡装戎服像。
乾隆很是喜欢这幅画像,从此一直挂在宝月楼香妃的睡房里。听说此刻挂在喀什噶尔香妃墓的那张像即是朗世宁的复成品。乾隆着实热爱着这位香喷喷的佳丽,无论是南游景物胜地苏杭,仍是北巡祖先发祥地的满洲,他都喜欢把香妃带在身边,以香妃所爱而爱,所好而好。
不但如此,乾隆还在宝月楼专门为香妃设了一个回回膳房,专有维吾尔族御厨为她调制各种回味佳肴。在穿戴上,她也可以例外保持本民族的衣饰。听说,在宝月楼里为香妃制作胡服的裁缝工人就有二十多位,侍候她的太监和宫女就多达二十四人。
香妃在清幽清凉的皇宫里,对后宫妃子们为争宠而发生的血腥争斗一无所知。她并不获知女性争宠的意义,不知道争宠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她的异域女性的天生丽质,以及神秘气息资助了她,漂亮使她得到了时机,使她处于一种愈加优越和俊逸的境界,人间间零碎的
愿望当然和她无关。凡间的忧烦也是。可是,她平常的样子是如何的?在乾隆外巡时,她如何打发这一天天没有边际的时间?我想象着,她穿戴轻薄繁复的丝绸绣衣,彷徨在宫殿幽深、阴冷的长廊间,所有的美都在她身上形成极致。夕光一点点地暗下去,在她的脸上打下了明暗的影子,直到5月的夜气像蛇一样幽然游动。
她老是处于一种冥想之中,头发一会儿披下来,一会儿束上去,对自己的美妙像不在意,甚至看不见后宫因她而失宠的妃子们嫉妒得将近发狂,向她射出毒箭一样的眼光。那些眼光在她眼前形成了一道屏障 是她身上的香气把她们远远地隔断了。
她老是沉浸在过去一些点点滴滴的生活旧事中。好比小时候唱过的歌谣,她学会的一些简单的刺绣,以及她和一群女伴们赤裸着脚在午后的沙枣树林里奔驰,轻盈自由得像一只小鹿。一阵风吹过,那些沙枣雨点一样地落下。她就这样赤足奔驰着,跑过沙漠,幽深的巷道,跑过流经她屋后的大河,那边有通宵达旦的歌舞,另有街头唱歌的民间艺人 仿佛这就是回想,当它融入已知的光阴时,意义变得如此重大。
啊,在喀什噶尔,当冬不拉从凌晨响彻到傍晚,泉水般的琴声营造出赤沙漠与绿色田园的气息,香妃在心里默默地说:我热爱那个地方,沙漠滩上一泻千里的炽热阳光,被沉甸甸的果实压弯的葡萄树,当清冽的泉水从向阳的山坡流下,那种永恒的美,让我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欢畅得想哭。
她经常临登宝月楼,眺望远方 那里是她的老家,是她年青时就已告别的老家,夜风微微地吹拂着,天高云淡,万籁俱静。
今晚如此孤单,在消失的老家和寂寞的宫殿之间,当我的手握住从老家栽过来的沙枣树枝,我的手最先感到疼痛,轻轻抚摸本族的云裳,像抚摸毗连所有离合运气的姻缘。
我听见生疏国度里的琴声幽咽,点燃这内心隐秘的火焰。我怀抱这人世从不生长的花朵,赶在凋谢之前。谁听得懂这其中的诉说?谁见过这诉说中的泪珠晶莹?灯盏高悬,在暴风中闪灼,照彻在平生忧伤的机密之间。
香妃在喀什噶尔渡过她的童年,她自幼酷爱沙枣花,乾隆帝王像唐明皇奉承杨贵妃飞骑送荔枝那样,远涉万里从香妃的老家将沙枣树移植在香妃的宫殿,栽在她的屋前院后。
每年的5月或者6月,是沙枣花盛开的季节。在乾隆帝王外巡的日子里,香妃经常熄灯而坐。夜深人静,一片清辉临窗而照,精密的沙枣花叶的轮廓在漆黑的室内被月光清楚地凸现出来。香妃闻到空气中浓烈的花香气息,这种夹带着赤烈阳光的气息,就像是她很是认识的却久未相见的人一样悄然来到她的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