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三弟兄斗独脚鬼

 

 

从前有三弟兄,天天都去打猎,他们妈在家守屋。怪得很,她又没有得病,却一天天瘦了。
有一天,儿子问:妈,你咋个的?我们天天照顾你,你又没得病,咋个这么瘦呢?妈说:儿啊!你们不晓得,你们每天前脚走,独脚鬼后脚就来了。它天天都来喝我的血。
三弟兄着急了,商量好要去收拾独脚鬼。
第二天,大哥让两个兄弟去打猎,自己在屋头磨刀,顺便守屋。一会儿,独脚鬼来了,把一根竹竿竿插进妈妈的嘴头就喝血了。大哥吓倒了,不敢去整。
下午两个兄弟回来了。大哥对他们说:独脚鬼凶得很,我不敢整。
第二天,就由二弟在屋里,大哥和三弟上山。独脚鬼又来了,它问二弟:你要做啥子?二弟说:我磨刀。妈瘦得很,我杀只羊子给她吃。独脚鬼不管那些,又去喝妈的血。二弟吓得不敢动了。
第三天,三弟留在家,由两个哥哥上山。三弟在大门里放了一对狗,二门里放了一对蛇,火圈里烧了一个鸡蛋,碗柜里搁了一把剪刀,就坐在那儿等。独脚鬼来了。一进门,两条狗就咬它两口。走拢二门,两条蛇又咬它两下。走拢火圈,鸡蛋爆了,独脚鬼眼睛遭烫了。它走到碗柜那儿,剪刀又把它手指剪断了。
独脚鬼气倒了,骂了起来,这才看到三弟坐在那儿,就问:你是哪个?三弟说:我是你的天。
你是天,就打个雷来看。
三弟就把手磨子拉得轰轰响,跟打雷一样。
独脚鬼说:你会打雷,你会下雪吗?”
三弟就把灶灰撤了一把。
啊!里我的天,我们来摔一跤。
来嘛!三弟准备好了。独脚鬼一上来,三弟就把它按倒了。再来,又按倒了。
三弟指着一把铡刀说:我们来看哪个的脑壳硬,数到五十下就铡下去。
那先铡你。独脚鬼说。
三弟就把脑壳放在铡刀上,等独脚鬼数到四十九,他就把脑壳娜开了。独脚鬼数到五十,铡了个空的。这下该独脚鬼放脑壳了。三弟还没有数到四十九,就一刀铡下去,把独脚鬼的脑壳铡下了。三弟把独脚鬼装在口袋里头,挂在房背上。
大哥、二哥下午回来,问:三弟,整到没有?
三弟说:去看嘛!
大哥二哥一看,说:三弟,独脚鬼的脑壳伸出来在看呢!原来独脚鬼想法把脑壳接起来,又活了。
第二天,三弟兄要上山去打猎,走的时候对妈说:妈,三弟兄走后,你千万不要把独脚鬼放下来。
独脚鬼就喊:下边那个!快上来把我放了。你不放我就把你吃了。
妈开头没有去,后来吓倒了,就去把独脚鬼放了。独脚鬼出来,就把妈吃了。独脚鬼把妈的肉掏来吃了,皮子里头装些灰,立在门后头。
下午,三弟兄回来,看到妈站在那儿,喊了又不答应。怪了,走近一看,妈都死了。三弟兄晓得是独脚鬼干的。三弟说:你们在屋头烧开水,我去找独脚鬼算帐。
三弟走了一阵,碰一个老鸦,就问老鸦:你会端公吗?
会呀!老鸦回答。
你叫一声看。
哇、哇、哇——
你不会!三弟说完,又继续找。他晓得独脚鬼会变,但声音变不过,所以沿路不停地和别人说话。
走着走着,他碰到一只老鹰,就问:老鹰,你会端公吗?
会呢!
你叫一声看!
娃(儿)、娃(儿)!
你不会!三弟说完,又走了。
这下他碰到一个老汉儿,就问:大爷,你会不会端公呀?
会呢!
你唱一下看!
米哟呵哟哈……
呵!你会,你会。请到我家去跳神嘛!
对嘛!
三弟听出了声音,这是独脚鬼,就把他引回去了。大哥早在门槛底下挖了个坑,烧了一大锅开水,上头盖些草。
独脚鬼进门就掉进锅里头煮死了,这下它再也不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