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哈哈哈!海地:黑社会第一席!世史第1 50必见!

我看到了这张照片,它是海地的一张照片。2005年,联合国的一项统计发现,每两个死亡的成年人中,有一个人死于艾滋病。这个国家依靠小农业为主,85%的人口是农民。这个国家因为没有现金收入,甚至连净水都无法自给。他们的组织和社会素质是一场悲剧,他们的房子甚至没有建筑标准。从政府大楼到所有房屋都是毫无规划和监控的。以任何一个现代国家的建筑标准来看,这种建筑都是“非法建筑”。二战后,这个国家经历了一段最残暴和奇怪的巫毒教统治,然后又陷入了无休止的内乱。我认为,200年的历史中,海地一直被“西方文明社会”和自己曾经的殖民母国所遗忘,甚至被它的拉美兄弟国家所遗忘和孤立。这是因为他们的历史非常特殊。海地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是唯一的法语国家——尽管只有10%的人口能说出较为纯正的法语,其他人则讲一种混合了多种语言的克里奥尔语,这是那些被贩卖到岛上的黑人奴隶们所使用的语言。

法国在美洲殖民地的席卷最终推动了海地的独立解放运动。1804年,海地的黑人自由民和奴隶赢得了长达10年的解放战争的胜利。尽管黑人失去了多达十万白人的生命,但它们在反抗中对白人的暴行,杀戮和枭首等等种种行为随着刚刚兴起的现代媒体——报纸传遍世界,那种震惊和愤慨一直持续到现在。据我所知,当时的消息传到美国,甚至促使美国国父托马斯·杰弗逊改变了对奴隶制的看法。在海地之前,杰斯坦起奴隶制是合理的,然而,海地暴行表明,如果不把黑人赶出美国,即便废除奴隶制,也无法避免种族战争。尽管所有的国家都拒绝承认海地的独立,除了法国以外,但最终深陷战争的法国承认了海地的独立地位。前提条件是分期偿付一笔天价的赎身款,直到1940年代,海地才最终还清这笔款项。

从此,整个人类社会将海地遗忘了。没有了殖民者,没有了与外部社会的互动,海地迅速从拉美最富裕的殖民地降至农业社会。不足2%识字率的黑人在拉美建立了一个非洲“殖民地”,将大庄园分割成小农田分配给个人,经济作物也被替换成了粮食作物。天主教无法在这里生存,而从西非带回来的巫毒教广泛传播开来。根据我的了解,150年后,海地的黑人们信仰的巫毒教已经成为他们最重要的武器。

我并不信奉天主教,并不会说一种纯粹的法语,即使作为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国家和拉美国家,海地仍然长期未被拉美社会所接受,因为他们不信奉天主教,说着一种法语,让法国人也听不懂。

甚至南美解放者玻利瓦尔也不承认海地是拉美的一部分,尽管第一次反抗失败后,他又来到了海地,获得了海地政府提供的武器和军队,然后横扫了整个拉美。当时海地人对玻利瓦尔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废除奴隶制度。

在某种程度上,海地可能是西半球所有独立的殖民地中最不幸的一个。早期独立的美国拥有广大的清中产阶级移民;而南美洲独立晚些时候,黑人和白人已经融合,并拥有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而法属西非的国家,在二战后才独立,无论是国际社会对殖民主义的态度,还是作为法国领土的社会结构都比海地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