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唐中宗的皇后韦氏杀夫夺权(2)

 

 


攻击朝臣网罗奸佞
中宗的昏庸,韦后的乱政,武三思的得宠,使朝中大臣张柬之等人非常不安。他们多次劝中宗除掉武三思,削弱武氏权力,加强皇室力量。但是,这时的中宗对他们的话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了。在此之前,监察御史(2)崔皎曾向中宗进谏,中宗不但不听,反而把他的话转告给武三思,结果,崔皎不久就被贬谪。武三思知道张柬之等人在设法除掉他。使与亲信,御史周利用,冉祖雍,光禄丞宋之逊,太仆丞李俊。监察御史姚绍之互人商量对策。这五人是武三思的耳目,当时被称为三思五狗。五狗给武三思出了不少坏主意。随后,武三思又来到宫中和韦后商量,他们策划好以后,轨到中宗面前说张柬之:敬晖,袁恕己,崔玄暐,桓彦范五大臣的坏话。他们攻击说,五大臣是恃功专权,图谋不轨。
昏愦的中宗相信了,便问他们采取什么办法好。韦后和武三思建议中宗封五人为王,采取明升暗降的办法,夺他们手中的实权,中宗同意了。这样,中宗便封桓彦范为扶阳郡王,敬晖为平阳郡王,张柬之为汉阳郡王,崔玄暐为博陵郡王,袁恕己为南阳郡王。同时,还赐给五大臣很多染彩,锦绣,金银,鞍马。五大臣名为优宠。实被夺权。武三思把持了朝政,背后又有韦氏当靠山,更加飞扬跋扈,凡是反对他的人,一律被逐出京师,凡是为他效力的人,全部委以重任。不久,武一思认为时机成熟,就罗列罪名,以五大臣诬陷韦后为由,通过唐中宗颁布诏令。流放五大臣到遥远的边疆。桓彦范被流放到贵州(今广西贵县),遭杖杀而死;敬晖被流放到崖州(今海南岛海口东南),被谋害;崔玄暐被放到白川(今西),半道而已;张柬之被流放到襄州(今湖北襄樊)。气愤致死:袁恕已被流放到环州(今广河池东北),至疯,后遭击杀,武三思勾结韦后除掉了五大臣。气焰更加嚣张,他曾得意洋洋地对亲信们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只要和我好的,就全是好人。一时间,奸佞之徒都被他网罗到身边。
纵容公主
韦后的女儿安乐公主也是个野心极大的人,她一心想做第二个武则天。在韦后纵容下,她跋扈宫中,大臣,无视王法,为所欲为。尤其对太子李重俊更是忌恨。她曾自己写下诏书,把前一部分遮住,让中宗加盖皇帝印,中宗竟笑嘻嘻地答应了她的要求。她还曾以自己是韦后的亲生女,李重俊不是韦氏所生,要求中宗立自己为皇太女,以顶替李重俊皇太子的地位。对上述一切,左仆射魏元忠向中宗表示反对,安乐公主竟说:元忠是山东傻瓜,他有什么资格议论国家大事。阿武子(宫中对武则天的称呼)还可以做天子,难道天子的女儿就不能当皇帝吗不仅如此,安乐公主还向中宗提出,把昆明池(5)作为她自己的私人湖泊,中宗以没有先例为由委婉拒绝。于是安乐公主大怒,她命人挖掘一个定昆池,长达数里。安乐公主还派奴仆到民间抢夺女子,充当她府上的奴婢。
有人把这一情况上告到左台侍御史袁从一那里,袁从一秉公执法,逮捕了安乐公主的奴仆。安乐公上竟请中宗下令释放,软弱的中宗也竟然同意,以至袁从一气愤地说:皇上如此办事,何以冶大下!安乐公主一心要当皇太女和女天子,又和武三思等人狼狈为奸,祸国殃民,使太子李重俊感到极大威胁和深深不满。
太子反击
神龙三年七月十一日,李重俊联合在羽林将军李多祚率领三百名羽林军冲入武三思府中,杀死了武三思父子及全家。随后,又带兵从肃罩门冲入宫中,想擒杀武三思的同夥上官婉儿,安乐公主和韦后。这时,中宗夜宴刚刚结束,忽听右羽林将军刘景仁报告说太子谋反,急忙带领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登上玄武门。由于刘景仁调动了右羽林军,李重俊等寡不敌众,又由于中宗在玄武门上颁布诏书,宣布赦免起事人员,李重俊的一百名羽林军人心动摇,丧失斗志。结果,太子李重俊攻打玄武门失利。左羽林将军李多祚被部下杀死,李重俊出逃鄠部县(今陕西卢县)后,也为部下谋害。
变本加厉
平定了太子李重俊之乱后,安乐公主和韦后更加肆无忌惮。每当中宗临朝听政,韦后也都要上朝坐在帘子后面训示,景龙元年(709年)二月,韦后自称她衣箱中裙子上有五色祥云升起,命画工画下图,让文武百官看。
韦后还指使右骁卫将军,知太史事迦叶志忠上表说:当初,高祖当皇帝前,天下歌桃李子,太宗当皇帝前,天下歌秦王破阵乐,高宗当皇帝前,天下歌侧堂堂,则天皇帝当皇帝前,天下歌#8217;武媚娘,升下当皇帝前,天下歌英王石州,桑条书,于此可见人心。现在皇上皇后仁德归心,一统天下,臣谨进#8217;桑条歌#8217;十二篇,请宣示中外,进入乐府。中宗高兴地表示同意。于是。这歌颂韦后的桑条歌十二篇广泛流传开了。韦后和安乐公主的野心已暴露无遗,朝中大臣群情激愤,议论纷纷。这时,前许州(今河南许昌)司兵参军燕钦融上书中宗,指斥韦后干预朝政,安乐公主危害国家,揭露她们图谋不轨,告诫皇上不可不防。中宗阅后,召燕钦融上朝当面询问。燕钦融慷慨陈词,毫无惧色。中宗沉吟许多,无话可说,便让燕钦融暂时退下。谁知燕钦融还没有走出朝门,韦后便指使亲信兵部尚书宗楚客派人把燕钦融追回,当着中宗的面,在大殿的庭石上把他摔死。
毒害中宗
韦后和安乐公主合谋进鸩,毒死了唐中宗。下一步怎么办呢?韦后心里并没有过细的筹划。特别是想到对于中宗之死,朝中大臣可能出现的议论,猜测和指责,她就更加感到不安。于是,韦后对中宗秘不发丧,先把自己的亲信召入宫中,商议安身之策。他们讨论后决定,由刑部尚书裴谈,工部尚书张锡处理国政,在东都留守;命令左金吾大将军(1)赵承恩,左监门卫大将军薛崇简率领五百精兵前往均川,防备谯王李重福。李重福是中宗的第二年,由于韦后陷害,早在中宗即位之初,就被贬谪到均州,负责当地防守,不许过问朝政,也不准前来京师。韦后心里有鬼,害怕李重福在中宗死后,便对他采取了防范措施。
重立储君
韦后还和她的哥哥,任太子少保(辅佐太子的官员)的韦温商定,立温王李重茂为皇太子。
李重茂是中宗的第四子。此外,韦后又下令从各府调来五万人马,分左右营屯驻京城,以韦温总负其责,韦温的儿子和韦后的兄弟分晋左,右营和羽林军,保卫皇宫,一切布置妥当,韦后开始在太极殿为中宗发表,宣布遗制,临朝掌政。三天以后,十六岁的太子李重茂在柩前即位,尊韦后为皇太后,皇太后临朝摄政,正在韦氏及其党羽认为大局已定,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之中的时候,宫廷中的形势陡然起了变化!中宗的侄儿李隆基在韦氏临朝后不久,发动了,把韦氏一夥都杀死。真是风云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