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影子打喷嚏

 

 

影子总想跟主人周大齐学说话。可影子毕竟是影子,他自己做不了主。再有,周大齐是个大大咧咧的男生,他基本不知道影子的心思。
莫非没有人理解影子的心思吗?有。他是邪术界的九头鸟邪术师,他准备帮影子这个忙。
时机终于来了。
课上,大齐把一张纸卷成细细的纸捻,趁司马老师回身的时机,慢慢伸进鼻孔里,只听“阿嚏——阿嚏——阿嚏——”,大齐连打了三个清脆的喷嚏。
邪术师九头鸟原来是准备要教影子说话的(邪术师九头鸟为什么早不教,晚不教,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教呢?因为邪术师九头鸟太忙了),可大齐的喷嚏感染给了邪术师,九头鸟也情不自禁地连打了三个喷嚏,“阿嚏——阿嚏——阿嚏——”。
坏了,邪术师把打喷嚏的技能传授给了影子。影子没学会说话,却学会了打喷嚏,影子很满意。
大齐连打了三个喷嚏,引起了司马老师的注意:“大齐,你不惬意?”
大齐想说没有,可又怕引起老师的察觉,便顺势答道:“我伤风了。”
伤风打喷嚏是正常现象,自然骗过了司马老师,大齐很兴奋。
第二节课,上课的是姜老师,姜老师很严肃,不允许任何人搞小动作。
大齐是谁?老师越不让做的事,他越要做。他故伎重演,纸捻方才靠近鼻孔,还没有来得及打喷嚏,一个大大的“阿嚏”声,就在课堂里响起。喷嚏来得太快了,大齐禁不住傻了眼。
姜老师一转头,看得清明显楚。“周大齐!”姜老师高声喊道。
“对不起老师。我伤风了。”大齐赶快声明。
“你伤风了?”姜老师没气愤,反而笑了。“是不是用纸片‘传染’的呀?用不用给大家演出一下?”大家全笑了。
姜老师明知大齐在捣乱,却没有气愤,这倒出乎大齐的料想,大齐感到姜老师很可爱。
大齐打喷嚏是怎么回事呢?当然是大齐的影子打的喷嚏呗。影子说不清为什么,当时,他就想打喷嚏,便使劲打了一个清脆的喷嚏。
接下来,大齐发现,他上课不注意听讲,想搞小动作时,喷嚏声就会情不自禁地响起来。而同学们、老师都公认是大齐打的喷嚏,这一来,他的小动作也搞不成了,仍是老诚实实地听课。
后来,大齐打喷嚏,不是伤风的特征了,而是他上课不听讲的代名词了。
“阿嚏!”
“周大齐同学,请注意听讲。”司马老师头也不回,就告诫大齐。
大齐伸了伸舌头,再也不敢搞小动作了。不用问,这是影子的功劳。
大齐上课再也不敢搞小动作了,可他又打起了另外主意。
这节是自习课,课堂里静偷偷的。大齐无事可做,东瞧瞧,西望望,刚好与李晓果的眼光相碰。两人是死党。两人都无事可做,就要制造些事情。
“床前明月光……”李晓果摇头晃脑地吟诗。
“举头望明月……”大齐自得洋洋地与李晓果对诗。
两人一对诗不要紧,就扰乱了教室秩序。
“周大齐、李晓果,你们俩不要说话了。”班长章添制止两人。
“我们没有说话,我们背诗呢!”李晓果笑嘻嘻地说。
“此刻不是背诗的时间。”章添很气愤,“此刻是上自习的时间。”
“司马老师说过,时时刻刻都要学习。”大齐歪解司马老师的话,“背诗也是学习。既然都是学习。你就不能管我们。”
大齐说完,又叨叨咕咕地背了一首诗,像僧人念佛,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周大齐。你……”章添气得无话可说。
“我怎么了?”大齐反咬一口,“我方才有了学习乐趣,你就撤销我的努力性,我还没见过你这样气度狭窄的……阿嚏。”
适才发生的一切,大齐的影子都瞥见了,他想说话,劝劝大齐,可他说不了话。情急之中。影子使出了打喷嚏的技能。他打了个清脆的喷嚏。
大家又觉得大齐打了个清脆的喷嚏。李晓果一看,马上来了乐趣:“你看你看,把人家气病了吧……阿嚏。”
李晓果的影子瞥见大齐的影子能打喷嚏。他很是羡慕,也想打喷嚏,这一试。果真成功了。
大齐和李晓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喷嚏来得一点儿征兆都没有,要害时刻却打起了喷嚏。你说怪不怪?
他们互相使了一下眼色,准备同时向章添开火。两个人刚要说话了,“阿嚏——阿嚏——阿嚏——”两个人同时打起了喷嚏,一次比一次响。两个影子很兴奋,用打喷嚏彼此道贺。
从此今后,大齐上课不能搞小动作,上自习时又不能说话,只得安心听讲。周大齐忽然变好了,大家对他另眼相看。
下课之后,大齐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球场上。既是球员,又是教练,哇啦哇啦地指挥着别人踢球。稍有闪失,他再次哇啦哇啦喊一阵。别说,大齐哇啦哇啦之后,队员们的技能都提高了一大截。
大齐正踢得兴奋时。场外有人叫他:“周大齐,周大齐……”一看是班长章添,大齐就存心装作没听见,跑得比兔子还快,恨不得离章添越远越好。于是,场上大齐满场飞,场外章添也满场飞。
章添知道是大齐存心不理她。她闯进球场,一把抓住大齐:“周大齐,我招呼你,没听见吗?”
这时,球正好滚到大齐脚下,大齐一甩手甩开章添,却被女生团团围住了。
“章添,我又没有捣乱,你凭什么给我捣乱?”大齐气魄汹汹地问。
“捣乱?”女生们都糊涂了,“我们捣乱了吗?我们怎么没有感受到?”
“哼。想不到女生撒起谎来,眼睛连眨都不眨。”大齐撇着嘴说,“人家玩得好好的,这样一搅和,就黄了。这不是捣乱是什么?”
“本来是为了这件事,好了,今后我们注意就是了。”章添向大齐致歉。
大齐看了看章添,发现章添冲他笑。大齐不看章添了,看西边的天空。他一边看,一边叨咕:“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啪”。大齐额头上挨了一下。“大齐,艺术节到了,我们准备一个男女生合唱,邀请你加入。”章添当真地说。
大齐彻底晕菜了,他确实想加入这个合唱队,可他不敢报名,一是怕男生笑话,二是怕女生笑话。两个笑话加一起,就撤销了大齐的“大志壮志”。
“真的?”大齐嫌不够劲,跳起来问。
“当然是真的了。”章添说,“我们从来说话一是一,二是二……”
“三是三……”大齐抢过话茬。大齐一兴奋,就感受鼻子痒痒,“阿嚏——阿嚏——阿嚏”。
大齐的影子为大齐兴奋,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其他同学的影子瞥见大齐的影子竟然能打喷嚏,羡慕极了,纷纷效仿。于是,操场上响起一片打喷嚏声,阿嚏……阿嚏……阿嚏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大家都呆了,他们都没有打喷嚏,可那喷嚏就像他们打的,大家又兴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