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小宫女与宝珠(3)

 

 


梅香又一次跪倒在地,一连磕了三个响头,大叫一声:“爹!孩儿一切愿听您的吩咐!”老人说:“儿啊!快快请起,不必拘礼!”说着,急忙将梅香扶起来说:“好儿子,老汉有福了!老汉有福了!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啦!”
话说梅香一去不返,慈禧天亮后得知,气得她火冒三丈,当着李莲英的面,“啪!啪!啪!“一连摔了三个青龙细瓷茶碗。这李莲英倒是个乖巧的奴才,见慈禧太后龙颜震怒,急忙把袍袖一拍,屈膝一跪、禀道:“奴才罪该万死!请老佛爷责罚!” 慈禧太后说:“小李子,平身吧!哀家知道这不关你的事,哀家不会迁怒于你的!”李莲英道:“谢老佛爷恩典!奴才不敢起来。”慈禧太后说:“小李子,你想抗旨不遵吗?”李莲英急忙道:“奴才不敢!奴才罪该万死!奴才遵旨!”说完,就站了起来。李莲英接着说:“老佛爷请放心,奴才已经下令,让官府发出海捕文书,缉拿此贼!一个小小女子,谅她有天大的能耐,也逃不出老佛爷您的‘五指山’啦!”慈禧太后咬牙切齿的说:“抓!抓!抓!把她带到哀家面前,我倒要问问她,哀家待她不薄,为什么要被叛哀家?”李莲英接着说:“是!是!是!老佛爷对她恩重如山,如今,她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枉费老佛爷您对她的一番心血!”慈禧太后接着说:“这死丫头片子,敢跟哀家耍心眼,她坏了哀家的大事!”李莲英又说:“这等不知死活的死丫头片子,她哪懂得什么国家大事?无非心存歹念,一心只想着将宝珠盗走,不过是贪财忘义之辈而亦!老佛爷您何必与她一般见识,以免气伤了身子。我大清江山,还要全仰仗老佛爷您了!”慈禧太后接着说:“传令下去,凡缉拿此贼者,赏黄金千两,白银万两,绫罗绸缎各五十匹。如有藏匿、包庇、知情不报者,罪不容赦,将其殊灭九族!如能擒获此贼,哀家定将她碎尸万段!这虽说不是在宫里,可不能因为她、坏了宫中的规矩!我倒要看看,以后还有谁敢违抗哀家的旨意!”李莲英道:“喳!奴才遵旨!奴才告退!”慈禧太后说:“慢着!这件事、事关重大,哀家要你亲自去办,不能走漏半点风声,更不能让皇上知道,否则,你就提着脑袋来见哀家吧!”李莲英回道:“喳!”说完,半鞠着躬,着走了出去。
小英子匆匆进了“南书房”。把袍袖一拍,屈膝一跪说:“启禀皇上,老佛爷身边的丫环——梅香,不知为什么?昨个晚上离开总督府一去不归,现在人已不知去向。老佛爷正为此事发火了!”光绪说:“小英子,起来回话吧!”小英子道:“奴才不敢!奴才谢主龙恩!”光绪又说:“什么敢不敢的,难道要朕扶你起来吗?”小英子说:“奴才罪该万死,奴才不敢劳皇上您大驾,奴才遵旨!”说完,站起身来。
光绪接着说:“这老巫婆,不知又耍什么把戏?小英子,去、给朕打探打探。”小英子道:“遵旨!”话音刚落,人已不见了踪影。
从此以后,这一老一少相依为命。梅香女扮男装,上山打柴,下地烧窑,种菜做饭,几乎过的是与世隔绝的日子,偶然有人来到南山洼,见到这个“黑小伙”,老人只说,是他半路上捡了个哑巴,倒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不过,这回可害苦了陕甘总督福海。这狗奴才,平日里作威作福,耀武扬威,祸害咱陕西乡党,今天终遭报应了!他曾在李莲英面前夸下海口:“请总管大人放心,区区一个弱女子,怎比得了那孙悟空?孙猴子都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更何况一个死丫头片子,岂能逃出我福海的‘五指山’。奴才万死不辞,定将她抓来见您!”李莲英道:“还不快去。如果抓不到人,提着你的脑袋来见奴家!”福海回道:“喳!卑职遵命!”官兵在长安城内搜了个“底朝天”,连小爆女的影子都没见着,更别说逮住她了。
夜幕降临,一个人影“嗖”的钻进了“南书房”,光绪皇帝正在看书,突然传来:“奴才小英子叩见皇上!”光绪皇帝处变不惊的说:“小英子,平身吧!谢皇上!”话音刚落,人也站了起来。光绪皇帝问:“小英子,事办得怎么样啦?”小英子道:“回禀皇上!奴才幸不辱命!终于打探清楚了。”光绪皇帝说:“哦!你是怎样打探的?快给朕说来听听!”小英子说:“奴才遵旨!奴才前天和老佛爷身边的小喜子斗酒,小喜子斗输了,他喝的一塌糊涂。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奴才说,‘小喜子!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吧?’小喜子醉熏熏的说,‘去,不用,你才喝醉了,我没醉!我没醉!来!小英子,咱们接着喝,来个一醉方休!’奴才接着说,‘小喜子,你真的喝醉了,不能再喝了,我们回去吧?’小喜子说,‘我没醉,我不回去,我没醉,我还要喝,我还要喝!’奴才说,‘小喜子,你说你没醉,我才不信了!那好,你说你没醉,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小喜子说,‘小英子,你问吧,兄弟我今天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什么问题,你尽避问吧!’奴才说,‘小喜子,我问的问题、你要是答不上来,就算你输了,输了就要罚酒。’小喜子说,‘小英子,我是谁呀?我是喜宫宫,我是小李子跟前的红人,你瞧不起兄弟不是?在这宫里,有什么事是我小喜子不知道的?你问吧!’奴才说,‘那好,小喜子,既然如此,兄弟我就叨扰了。’小喜子还不耐烦的说,‘小英子,你问吧!问吧!兄弟我今天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奴才趁热打铁就问了,‘小喜子,你知道梅香为什么连夜离开总督府吗?官府为什么要下发海捕文书、缉拿梅香了?梅香不是老佛爷身边最贴心的丫环吗?你说不上来吧?说不上来就算你输了,输了就要罚酒,来!兄弟,给你满上,喝!’小喜子说,‘小英子,谁说不上来呀?听小李子说,梅香趁着给老佛爷办事的机会,盗走了老佛爷心爱的四颗夜明珠。那颗颗、可是价值连城啊!兄弟!你说,这事还小吗?官府能不下发海捕文书,缉拿她吗?梅香犯的可是满门抄斩,灭九族的大罪呀!’奴才故意问道,‘小喜子,这事是真的吗?’小喜子还故作神秘的说,‘小英子,这事千真万确!’奴才又问了,‘小喜子,夜明珠不是在老佛爷的凤冠上吗?梅香她怎能拿得到了?’小喜子说,‘小英子,你有所不知,听小李说,夜明珠是老佛爷亲手交给梅香的,让她带着夜明珠到西门驿馆,转交给李中堂的人。’奴才急了,就问,‘小喜子,李中堂不是在京城吗?他要夜明珠干吗?’小喜子说,‘小英子,我看你真的是醉了,醉的还不清啊!你想啊!朝庭正在和洋人谈判,商议退兵的事,这洋鬼子又不信任咱,要朝庭交一件信物给他们,如若不然的话,老佛爷这辈子就甭想再回紫禁城啦!’‘啊!’奴才听得张口结舌,原来是这样啊!小喜子说,‘小英子,我输了吗?’奴才回答,‘小喜子,你没输!’小喜子说,‘小英子,我没输,那是你输了,你输了就要罚酒,喝!喝!喝……’话没说完,就打呼噜了。”
光绪皇帝听了,不禁拍手叫:“好!小英子,你干得好!你和小喜子斗酒的事,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明白吗?”小英子说:“奴才遵旨!”光绪皇帝接着说:“这样也好!夜明珠落在梅香手里,就当是赏给我大清子民,总比拱手送给洋人要好得多!小英子,你要什么奖赏啊?”小英子急忙回答:“奴才谢主龙恩!奴才什么奖赏也不要,奴才只求每天能侍奉皇上身边,就是最大的奖赏!”光绪皇帝说:“小英子,你对朕的忠心,朕是知道的,朕向来奖罚分明,你不要奖赏,那可不行。这样吧!朕就赏你一颗上好的南海明珠,也算是朕对下人的关心!”说完,光绪皇帝从袍袖中取出一只锦盒,打开盒盖,原来盒子里装着一颗南珠,正发出璀璨的光芒,小英子看得直。光绪皇帝把锦盒递给小英子说:“小英子,这是朕赏给你的,快收起来吧!”小英子急忙双膝一跪说:“奴才谢万岁爷恩典!奴才定当竭尽全力,誓死效忠皇上!拔脑涂地,死而后已!以此报答皇上,对奴才的知遇之恩!”光绪皇帝说:“小英子,快把锦盒收起来吧!”小英子这会才接过锦盒,揣在怀里说:“奴才再次谢过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光绪皇帝说:“小英子,平身吧!”小英子说:“谢万岁!”说完直起腰来。光绪皇帝说:“行啦!你先下去吧!”小英子说:“是!奴才告退!”说完,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