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沙漠滩奇遇

 

 

柴达木盆地的沙漠滩,人烟稀少,一望无际。作为一名石油工人,笔者丁先生奉命去马北3井加入地层测试──射孔团结功课。结果,在上井途中,他碰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以下是其自述。
沙漠滩上夜寻营房
2003年11月14日9时20分,我和测试队一行五人,乘坐五十铃双排车,从青海省花土沟出发,路过冷湖、大柴旦,日夜兼程,于次日早晨4时30分到达了马北3井。马北3井是青海石油管理局的一口重点井,各个施工单位的车辆、职员好多,钻井队、井下功课队的野营房都住满了,而此时离我们的施工时间另有十几小时。我们路过长途奔忙,很是倦怠,很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青海井下功课12队的苏队长说:“丁堡,我们队另有两套野营房留在马北1井,你们可以过去休息一下!”我们深表谢谢,驱车赶往山梁那里的马北1井。
11月份正是昼短夜长的季节,加之青海的时区比北京时间晚一个多小时,虽然已到早晨4时30分,但这里却仍感是深夜。我们的车在人迹罕至的田野里艰难独行,寻找马北1井。不知走了多久,我感到时间仿佛比记忆中的长了,到马北1井好像用不了这么长时间,于是我提醒司机。司机老罗说这里只剩下了一条路,汽车不能掉头,不然又会陷入沙土中(在此之前我们的车已经陷进去两次了),仍是继续向前看看吧。
汽车后排的两个人已经睡着了,前排的司机老罗、我和小赵三个人,一直睁大眼睛寻找着马北1井的踪迹。但因为长时间的颠簸,我们前排的三个人也累了,说话渐渐地少了。又不知走了多远的旅程,我们三人忽然发现远方的山顶上有两三点灯光,灯光下面是一片黑乎乎的营房,我们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互相印证着共同的发现,结果证明我们三人瞥见的情形是一样的:一片野营房,房顶上有电灯,至少有两盏。我们心里马上感到有希望了,我们终于要找到落脚的地方了!大伙儿磋商,不管这片屋子是钻井队的仍是井下功课队的,只要有人在,我们就可以投宿了!
追逐灯光陷入沙坑
汽车终于来到了那座山下,这时后排座上的两个人也醒了。大家看明显了山顶上的电灯、灯光照耀下的野营房和房顶上架设的电线。老罗心里一轻松,情不自禁地加大了油门,准备把车开上山顶,找钻井队去。“不好,陡坡!快停车!”我忽然发现车前面的路是一个伸向低洼处的陡坡,高度落差很大,坡下是一个很深的沙坑。那时的车速容不得我喊第二遍。可是,老罗仿佛没有听见我的喊声,鬼使神差般继续加大了油门,汽车猛地俯冲下去,陷入了深深的沙坑。
这时我们所想到的,就是赶紧上山找钻井队去告急。但是,当我们向山顶上看的时候,山顶上黑黢黢的,哪里另有钻井队的踪影?连适才的灯光也消失了,只听见钻机的隆隆声,但声音却不知从何而来,除此之外,就只是沙漠滩夜色里严寒的风声。我们只好蜷缩在双排车里等候天亮。
真实的幻象
15日凌晨8时,太阳出来了。我们从双排车里出来,分头寻找来到沙漠的车辆以寻求救助。我和小赵徒步上山,寻找头天半夜发现亮灯的钻井队。但是,当我们上了山顶之后,看到的却是别的一种情形:山顶空旷、平整的井场上,仿佛好久没有人来过了,只有一个井口在咕嘟咕嘟地向外冒水,基本就没有半夜我们见到的野营房和电灯、井架!
9时50分,一阵汽车马达声传来,我们上了高地往远处一看,本来是一辆物探队的越野车在向我们这边行驶!我们获救了。据物探队的人说,山顶那口井是上个世纪70年月打出来的,由于不出石油和天然气,早已废弃多年了。
我是一个从来不相信鬼的人。但这次亲历的事实却使我很迷惑:半夜见到的情形符合常识,山顶上的野营房和电灯、电线也不是虚无飘渺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怎么我们陷入了沙坑之后它就消失了呢?尤其令人不解的是,电灯发光是需要能量的,我们所看到的连续发光的电灯后来证明是基本不存在的东西,它的能量是从哪里堆积来的呢?太难以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