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骨神少女(3)

 

 


骨 神
濒死之际的少女碰到了一个穿戴黑色斗篷的男子,他满身裹得密密实实,只露出一双深蓝色的眼睛。
终于找到你了。
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可是她那双墨色的眸子依旧好坏分明,男子将少女救了下来。
少女追随男子四处流浪,男子每到晚上都会出去工作,但工作内容是什么他从来不说。他们经过一处深山脚下的村子时,男子说,此后就在这里定居了。
但不久后,村子开始闹一种怪病,生病的人满身血肉消失只剩骷髅,白日依旧行动自如,一到夜晚就会四处袭击人。被袭击者,也会患上同样的病。神父组织村民把患者处以火刑,就此,村庄的行法场火光不停。
为了躲避火刑,很多活骨四处藏溺,清理工作遭到妨碍。而男子每日早晨工作回来的时候,都比以往愈加疲劳。
这病让少女心寒,因为,当初她出生的村子毁灭,也是源于这种希奇的病。
最终,村民们把这病的源头,归罪在异的少女和男子身上。在一天半夜,他们将熟睡中的少女抓住,准备烧死这个魔女。
少女挣扎着,就在这个时候,原来在夜晚绝不呈现的男子呈现了。
可纵然男子勉力说明,神父和村民们依旧以为,少女就是魔女。
无计可施的男子拆开了身上严严实实的装束,神父以及村民,囊括被绑在火刑架上的少女都惊呆了。
男子竟然也只是一具枯骨,而难以想象的是,和村庄里得了枯骨病的村民区别,男子纵然在夜晚也没有失去理性袭击人。
他是继承了骨神血脉的骨神后代,可是因为当年被骨神封印的骨巫魔即将突破封印,所以遭到骨巫魔的谩骂噬身,变成了活骨的状态。骨神是让枯骨里栖息的魂灵安然去世的正神,而骨巫魔却是操纵尸骨作恶的邪神。
这座村子的村民,大都继承着骨神的血脉,现在封印在这行法场之下的骨巫魔开始蠢蠢欲动,村民们才会生病。他每晚都游走在夜色山野里,替生病的村民排除谩骂。
大家不要相信这活该的异!
听完他的诠释,缄默半晌的神父突然大呼,他们所信仰的神只有天主,又怎么会是什么骨神呢?
的村民将他们团团围住,有人开始将火炬抛掷到他们身上,火刑架下的柴禾被点燃,被绑缚的少女动弹不得。
男子满身的骨骼开始如蜡般融化,他无声地凝望少女,瞳孔是跳跃的火光。
火苗已经舔舐到了脚下,灼烧的痛楚和炙热的高温让少女意识朦胧,一个含糊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继承了妾身气力的孩子啊,你是封印骨巫魔的独一气力,可是这气力需要以肉身容纳所有被谩骂的因果,你愿意舍弃血肉之躯吗?
男子之所以会变成活骨,就是因为他舍弃了自己的肉身,为得了枯骨病的人们排除谩骂。可是少女发现,她并没有勇气。
丽泽罗缇,你要记着,拥有气力的人,是为了庇护弱者而生的。
在遥远的记忆尽头,母亲曾一次次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当时她并不懂得这话的意思。
此刻明白自己是继承骨神气力的人,明白自己就是那拥有气力的人后,她为什么还在踌躇呢?
……
被大火烘干的薪柴堆发出木料特有的干燥芳香,壁炉里的柴火噼啪着,在空气里爆开一朵朵小小火星。因为故事太过漫长,在暖融融的炉火包围中,爷爷总会在最后打打盹。
所以,直到他归天,故事的结局伊特罗一直没有听完。
从当时起,伊特罗就深深倾心着骨神少女丽泽罗缇。
只是,故事终归是故事,邪神骨巫魔并不存在,一切都是骨神的独角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