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雷电也打不死的人

 

 

东北的密友都知道。辽宁鞍山是个山城,夏天雨多,总有雷电。2008年4月30日,又是大雨倾盆,响雷阵阵。晚上8点多钟,鞍山铁西医院烧伤科里,抬进来一个满身焦煳煳的人。
遭雷劈了啊!
烧伤科主任丁宝财据说这病人是被雷打的,脑筋里就嗡一声。其实,在鞍山被雷击的事不算少,烧伤科的主任对这样的病人见得多了,至于一据说雷打的,就脑壳嗡嗡响吗?但是,丁主任说:都是雷打,程度不一样。被雷蹭一下,也就满身麻一下。再重一点儿的,人事不省,小面积烧伤。可面前这个患者区别,他简直就是遭雷劈的呀!
病人右手掌有一个两厘米的伤口,已经烧到真皮层以下了,一看就知道这是入口。再一检查,左脚和右脚脚底都有洞。右手掌是入口。两只脚底也各有一个洞,这就是雷电穿过的路线。也就是说,电流是从右手掌进入,从两只脚出去的。但别看就这三个洞,这雷击得绝对不轻!
雷电穿身有个特点:口小,肚子大。表面看洞口也就两个指甲大,那边边说不定被烧成什么样!再把这人满身上下仔细一看,、腹部和大腿几个地方都烧焦了!跨越一个亿伏特的雷电,把巨石劈成两半都不费吹灰之力,更别说人的肉身了!这个人另有救吗?
大夫顿时给病人做心电图,心电监护。被雷击第一个损伤的就是心脏。大夫们手足无措地一阵忙,给病人做上了心电扫描。再看一眼心电图,怪了,这患者的心电图挺正常!
可丁主任说:被雷击也好,被电打也好,一开始做心电图检查时往往没事,过一两个小时,心脏就不行了。这就是被雷电打的特点,这个特点和任何烧伤都不一样。人遭雷击的时候,刹时路过的电流大概还不是太强,心脏自己缓冲过去了,所以没有立即停跳。可是,能导电,同样也能储存电,储存在体内的电流,就像匿伏着的炸弹,随时大概在之后的某个时段抨击心脏。72以内。他的心脏随时大概失事。
这个被雷电击中的人,名叫曾湘江,今年39岁,是从湖北襄樊到辽宁鞍山打工的。把他抬进医院的工友说,曾湘江被雷击的时候,直挺挺地趴在地上,身旁另有一把撑开的雨伞。
看来这把雨伞是个导体,电流就是从曾湘江举着伞的右手传到身上的。丁主任让那几个工友再好好回想一下,失事儿之前,曾湘江到底干什么了。大伙就七嘴八舌地讲起来了:那时几个人要去吃晚饭,遇上下大雨,就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前跑,曾湘江性子稳,打了把伞一步一步往食堂走。他仿佛还边走边打了个电话。
他还打了个电话?丁主任一拍大腿,这电话打得要命啊!失事儿的时候,曾湘江身处的工地比较空旷,虽然附近有几个工棚,可是他个子比较高,再举起胳膊打把雨伞,他举伞的右手就成了周围环境的制高点。刚巧这时候他又打了个电话,手机发出的电磁波就这么引来了雷。
剖析他是右手进去。两个脚出来,电流通过右侧上半身直接下去的。假如要是左手举伞,电流通过心脏,这个病人那时就活不了。
生命警报!
看起来多亏是右手举伞,要不高压电流一点儿不剩地从心脏通过,曾湘江就别想活命了。一个偶尔的手机电话引来了雷,一个不经意的右手举伞的动作却救了命,普平凡通的曾湘江,竟然经历了这么不平常的事儿,真是造化弄人啊!丁主任正感触着,身旁一个忽然尖叫起来:不好,有问题!
曾湘江住进来之后,就给cha上导尿管了。正常来讲,随时随地都该有尿液排到尿袋里。可几个小时了,葡萄糖、生理盐水、蛋白补着,各种药物也通过输液都打进去了,病人愣是没有反映,莫非是补得不够量吗?
思量是不是液体补得不够多,结果补到10000毫升液体,病人身体里已经打进了20斤液体仍是不见排尿,水排不出去,曾湘江皮肤都撑得发亮了!
肾脏不排尿,说明雷击的时候,电流已经击中两肾,肾功效衰竭了!肾脏负责把血液中的废料和毒物过滤,然后形成尿液排出体外。可此刻肾脏受损,补进去的各种液体、血液中有毒物质,一概排不出去,全在血管里憋着!
心脏暗藏的危险还没排除。肾脏又呈现了问题,无法过滤的血液,反过来又给不堪重负的心脏带来更大的压力。雷击不死的曾湘江又一次被推进了鬼门关!
惨遭雷击,虽然人命犹在,但心脏危机四伏,肾脏也开始衰竭,39岁的打工男子曾湘江命悬一线!听到这个消息,病房外的几个刚从湖北襄樊家乡赶来的曾湘江的亲人开始哭起来。
三哥曾湘阳看着弟弟躺在病床上,泪也流了下来:一个好好的人,身上捆着那么多纱布,处处是疤疤裂裂的,脸也变形了,一个好端端的弟弟一下子成了这样。他实在无法把病床上那个膀头膀脸、满身上下都是纱布的人,和他记忆中的四弟联络在一起!当哥的受不了,更别提当媳妇的薛红霞了。从到病房门口,都已经几十分钟了,薛红霞就是缓不过神来,几千里路赶来了,这会儿却咋也迈不进门去。
一想到老公存亡未卜,薛红霞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淌。可心里再难熬,也得进去照顾吧?要不干啥来了?说来也怪,也许是闻到了认识的气息,听到了亲近的乡音。就在几个人走近病床的时候,一直昏迷不醒的曾湘江醒了,他竟然还清楚地喊了一声三哥!
曾湘阳看弟弟醒了过来,冲动万分,我说小四啊,我是谁你认得吗?我认得,你是小三。这一声小三,叫得在场人情绪那叫冲动啊!曾湘江被雷劈成这样,还不糊涂呢,这人另有救啊!三哥赶快给家中的老母亲打电话报安全。
老太太快八十岁了,自从据说老四失事儿。就一直牵肠挂肚,隔着几千里远,还在电话里一遍遍地叮嘱儿媳妇要跟她说实话!听着电话里婆婆颤巍巍的声音,再看看病床上伤得不样的老公,薛红霞想明白了,这个家、这个担子自己必需挑起来,她开始表面上若无其事地照料曾湘江。可是曾湘江并没有因为亲人的护理有一丝好转的迹象,反而身体越来越鼓胀,险些一碰就能爆炸!就在这时候,前来会诊的泌尿科主任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异常惧怕的话:不进行床旁CRT,患者肯定是要死掉的。
雷击到此刻已经靠近三十小时,曾湘江始终没有排尿,他体内的水和有毒物质已经让心血管系统蒙受了太大的压力,这样下去心脏早晚会被压得跳不动,太危险了!
CRT是什么?就是一种血液滤过的非凡机械,我们都认识血液滤过的另一种说法,就是透析。但透析是把患者体内的水在三四个小时之内拖掉,对心脏的伤害是相当大的,曾湘江眼下心脏还不稳定呢,透析肯定不行,而这个CRT却可以24小时不中断地工作,保证拖水迟钝地进行,心脏的危险就不那么大了。
可这CRT极为昂贵,鞍山铁西医院是一家中等医院,只购进了一台,不巧的是,这独一的一台机械眼下正给另一个重症病人24小时地使用着,一时半会儿串不出来!怎么办?再拖延下去,曾湘江就真的没命了!万般无奈之下,丁主任决定:切口减张,给病人赢得时间!说白了,就是在两条小腿上各切35厘米长的口子,在腿上切开这么两个口子,指望着毒素、废料就从这儿渐渐渗出去,压瘪的血管也好慢慢恢复原状,血液轮回正常了,心脏、肾脏也就都不那么危险了。
切开今后快要3个小时。曾湘江的脚背开始发红了,看来血液轮回已路过去了,可没过多久,病床上的曾湘江再度拉响了生命警报!
不死传说
雷击不死的曾湘江,住院30个小时之后,开始时断时续的昏厥,毒素已经开始刺激神经,曾湘江仍有人命之忧!这时候,远在湖北的老母亲仿佛有了什么不祥的预感,险些一天一个电话地追问:我的老四到底怎样了?
实在怕八十岁的老人因为担忧过分,再出什么事儿,当哥哥的就趁曾湘江清醒的时候,赶快让他跟家中的老妈说几句话。曾湘江喊了一声妈,只说了几个字,老母亲总算是听到了儿子曾湘江的声音,也说不清是心疼仍是挂念,她抱着电话泣不成声!她哪里知道,千里之外的儿子正在担当着住院以来最严重的折磨。
在随后不长时间里,肾功效衰竭的曾湘江又接连受到创面传染、cha管传染、仪器过敏等多达数十种的致命威胁。每一次告急情形的发生,都会引起病房里外一阵慌乱,可在这当口儿,有一个人却异常镇静,她对大伙儿说:曾湘江肯定能挺过去!横竖我就感受我丈夫没有事,他说他没事,我就以为他没事,我特别相信他。
终于,薛红霞的坚持有了却果,重症监护室传来了消息,CRT空下来可以用了!随着诊治逐渐进行,毒物水分逐渐排出,曾湘江慢慢就能躺住了。
用上CRT整整一天之后,曾湘江神奇地恢复到亲人最认识的容貌,眉清目秀的,再也不是膀头肿脸了!就在眷属万分欣喜的时候,大夫又跑来公布,心脏危险期的72小时,渡过了!曾湘江熬过来了!这真是好事成双啊!
心脏拖离了72小时危险的魔咒,是CRT帮曾湘江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可这CRT的使用实在太贵了,一天得一万块钱,曾湘江的诊治至少要几个月,这么下去,普平凡通的曾家消费不起呀!最终眷属和大夫达成共鸣,改用肾透析。
相对来讲,肾透析经济实惠,再加上曾湘江已经渡过了心脏的危险期,做肾透析应该一点儿问题没有了。不过真到操做起来,仍是碰到点儿小麻烦。泌尿内科主任张晓涤说了:曾湘江不能称体重,两条腿都是烂的。
本来,透析中一个很是重要的环节是量体重,量准了,能力确定每次透析应该拖出去几许水。像曾湘江这种情形,怎么办呢?只有用一个笨方法了。
张主任举了个吃西瓜的例子,吃一块西瓜,剖析它大概带100毫升水,呼吸道蒸发出去的,皮肤蒸发出去的。其实,所有吃的、喝的、针打进去的,甚至喘息出来的、皮肤蒸发的、创面渗出去的,总而言之,每一样都得记得清明显楚,算得仔仔细细,不能有半点差池,这样能力保证透析拖出去的水不多不少,正正好好。进水量、食物量都有明了的纪录,给他吃了什么东西,重量是几许。
磨练眷属的时候到了。曾湘江的病榻旁经常是两三个人轮班护理,就这样,仍是常有吃不上饭、睡不了觉的。一天两天还好说,时间长了,就得咬着牙硬挺了。20多天过去了,薛红霞的眼眶塌了,人也整整小了一圈,坚持到第26天的时候,好消息终于来了!维持到26天曾湘江可以排尿了,按常理来说,人能够正常排尿,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敝,但对于曾湘江可区别,这是决定存亡的大事啊!一时间,泌尿科、烧伤科,甚至整个鞍山铁西医院的大夫都奔走相告,当然最兴奋的莫过于曾湘江本人,阎王爷总算对他这个固执的人松开了手!
经历了大难、死尔后生的人,或许最能明白什么是幸运和幸福!现在曾湘江已经回到了襄樊家乡,继续做一些后续诊治。儿子离得近了,能常碰头了,这可乐坏了他的老母亲,老人家有事儿没事儿就去医院里看看,还常带好吃的去。
前不久,老曾家在拍照馆里照了张全家福,这但是一场天灾之后的合影,意义不凡啊!现在这年代,一大家子人齐刷刷走进拍照馆拍照的可真不多了,好多家连聚在一起的时候都少啊。应该说是非凡的遭遇,让这血脉相连的一家人相互更珍惜,彼此间更亲了!
任何人见到他们,只要知道他们的事,都有同一句话:劫后余生,必有后福。说得好,老曾家往后享的福必定少不了!因为他们相爱,兄弟相爱,伴侣相爱,他们相互,都是对方幸福的守护者!顺便给大家提个醒,下雨天尤其是打雷天,万万别在外边打手机,事儿不起眼,要害时候真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