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难解的复生节岛之谜

 

 

一位学者说道:复生节岛的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海洋和天宇,沉寂和安谧覆盖着一切。生活在这儿的人们说是在谛听着什么,虽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倾听什么,而且老是情不自禁地感到,好像门庭以外有什么超乎我们感受以外的神圣之物存在着。
神秘、诱人、难以想象,这是世人对复生节岛的评价。
1722年复生节这一天,荷兰航海家雅各布·罗杰文和他的伙伴们在太平洋南部海疆航行时,意外地发现了这个无名的岛屿,并兴奋地将这个岛屿命名为复生节岛。
第二天清晨,当罗杰文还心满足足地酣睡于梦境的时候,他的一位副手忽然破门而入叫醒了他,并气喘吁吁地汇报说,刚才在岛上发现了难以想象的古迹。罗杰文赶快随这位副手跑向失事地址,而面前出现的奇特情形使他惊骇得险些说不出话来。岛上的土着居民正在举办宗教典礼,他们点燃起火堆,伏卧在地上,向着他们崇敬的神像喃喃地祷告着。这些神像高达9米,是用巨石凿刻而成的人头像,长耳朵,短前额,大鼻子,面部脸色十分严肃,令人望而生畏。而巨石人像的数量之多也是惊人的,仅这一处就达40多个,而在不远处的拉诺·拉拉古山的一面斜坡上竟多达300个!它们有的拼靠在一起,更多的是隔45米左右一个个地散立着。
而每一尊巨石人像的重量都在30吨以上!罗杰文和他的伙伴们面临这孤岛荒岭之上的亘古奇观,不能不产生一系列不得其解的问题:是谁塑造了这些巨石人像?它们产生于什么时代?为什么人们要创造这些脸孔冷峻、长相独特的巨石头像?它们又是如何被置放在荒丘野岭之上的?发现者们是航海家而非考古学家,他们自然不能诠释这些难题。可是他们带回欧洲的信息,却使复生节岛的怪石之谜成了近几个世纪欧洲学者热衷切磋的一个课题。
鸟人雕凿
复生节岛远离和文明,但岛上的居民却比任何其他国家的人们都更认识月亮和星星。很巧的是,本地居民称谓他们的岛为鸟人之地,一直到今天他们仍旧这样称谓。一个口头的传说告诉人们,古代一些会飞的人在这里着陆并点燃的火焰。
研究者以为,石像是在岛的东南端一个火山石场雕凿的,在那边此刻还可以看到雕了一半的石像。雕成的石像被拉到平台上放好,平台的下面安葬着死者。放射性碳测试表明,最早建造竖有石像的平台,约在公元90年。为什么要雕凿这些石像?在没有树木的岛上,这些石像是用什么方法和交通工具运到平台上去的?这一直是一个谜。环绕着这个谜,众说纷纭,各执己见。有人以为,岛上的古人是不大概雕凿和运输这些石像的,这些石像是外星人雕的。传说一些会飞的人曾在岛上着陆,而岛上的睁大着双眼的雕像,就是这些飞人的肖像。某些人据此猜测,外星人的飞碟因出事而在岛上迫降,为了使救助飞碟能找到他们,他们按自己的相貌雕凿了这些巨石像,后来救助飞碟来到了,这些外星人丢下没雕完的石像飞走了。
巨像之谜
复生节岛属智利疆域,在南太平洋,距智利海岸3600千米,本地人叫拉帕努伊岛,意思是世界的中心、地球的肚脐。自从荷兰探险家1722年复生节那天在该岛登陆后,该岛又叫复生节岛了。
这个很小的孤岛,周长只有60千米,人烟稀少。
岛上没有丛林河道,没有矿产良田。有的只是裸露的岩石,萋萋的荒草。就是这样一个险些与世隔绝的荒岛,却因岛上耸立着庞大石雕像群而成为举世瞩目、闻名遐迩的地方。
巨像分布在岛四周,排列在海岸,共有450多尊,每尊高达10米,重达90多吨,最高的20多米,重达100多吨。半身像居多,安放在石砌的台座之上。巨像造形独特,个个高鼻大耳,雄浑生动。有的还戴着石帽,留着胡子。部分石像横倒侧卧,隐藏于荒草丛中。
是什么人、为了什么目标镌刻这些石像?从哪里取材?又如何把它竖立起来的呢?这些谜团,引起人们浓郁的乐趣。多年来,各国科学家、探险家、考古家、航海家络绎不绝,力图解谜而未果。
英国粹者詹姆斯在他的《消失的》一书中,曾提出巨像是古人类文明遗迹的看法。这种看法持久以来被以为是科学的论断,好多文献或教科书常常引用,盛行一时。
詹姆斯在书中写道,古时在太平洋有很大一片陆地,这片西起斐济岛,东至复生节岛,陆上住有6400万人,有5000万年的悠久文明历史,石像大概是当时建造的。在距今约1 . 2万年前,因火山发作和地震,这块淹没洋底,复生节岛只是幸存的残岛。詹姆斯看法的按照是在太平洋某些岛屿,发现有性动植物和性地块。
但是,詹姆斯学说与人类学、地球物理学的结论不符。现代科学证明,地球上猿人呈现最早也不跨越几百万年,人类文明史连1000万年也达不到,更谈不上5000万年了。
按照现场发掘考查和对石像放射性碳14的测定,复生节岛石像是公元5世纪建造的,并不像詹姆斯所说的那么古老。石像建造年月与淹没年月,上下差距达万余年,年月不符,说明石像不是古文化遗址。
另据英国专家夏普对南太平洋海疆的考查,以为至少在几万年内没有陆地沉降现象。复生节岛此刻的海岸线,仍和石像建造年月的海岸线邻近似,几万年沉降不到1米。这也说明古陆沉降说与实际情形不符。
挪威人类学家索尔·海尔达尔提出一个比较新的论点,他以为复生节岛的巨像文化发源于南美。他在1947年撰文指出,复生节岛的最早移民并非是来自太平洋岛屿的玻利尼西亚人。其有力论证是:在复生节岛上发现了刻有表意文字的硬木书板,而在岛上一些巨石人像的后颈部位也发现刻有表意文字。但历史学界路过考查一致公认的一个事实是,玻利尼西亚人从未有过书写文字的表达形式。这就是说,复生节岛的最初移民一定是来自有过文字历史的某个其他民族。海尔达尔以为,这个民族就是古代玛雅人的后代、印加帝国统治以前的秘鲁人。他们不是在公元12世纪左右才来到复生节岛上的,而是早在公元3世纪时就乘芦杆做成的船只飘泊到了这里。这些移民即真正的长耳人,有很高的石刻技能,他们约莫在公元1100年开始建造莫埃依巨石人像。而至15世纪左右,短耳人才从马克萨斯群岛迁居到岛上。
索尔·海尔达尔在对秘鲁和复生节岛分别进行了实地考查之后,还提出了一个险些不容反驳的论证:这就是在秘鲁维拉科察一地发现的石刻人像,其面容特征与复生节岛上的石刻人像惊人的相似。由此可以断定,复生节岛的最早居民和岛上巨石人像的创造者是秘鲁人。
路过持久的争鸣和多次实地考查,专家们比较多的以为,巨像文化的发源地应在玻利尼西亚本地。
玻利尼西亚位于太平洋中部,是中太平洋岛群的总称,意为多岛群岛。总人口有150多万,多为玻利尼西亚人。
多半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以为,复生节岛上延续至今的土着居民———玻利尼西亚人,是在公元12世纪左右定居于岛上的。相传这部分最早的土着居民是乘着木筏,依附着玻利尼西亚人高明的航海技能,从岛的西北面2000海里以外的太平洋岛屿马克萨斯群岛迁徙过来的。这部分移民始祖的长相特征是:耳垂很大,因此显得耳朵很长,故被考古学家们称为长耳人。这批早期移民在极其艰难恶劣的自然前提下,克服了无数不可思议的艰巨,终于在岛上固执地生存了下来。约莫14世纪前后,长耳人为了怀念他们的移民始祖所开创的基业,开始在岛上建造巨石人像并将其作为偶像加以崇敬,他们还赋予这些神像以莫埃依的尊贵名称。继长耳人之后不久,又有一批新的移民从太平洋的其他岛屿迁居到这个岛上。听说他们的耳朵与长耳人比拟要短小很多,也许就像平凡人一样吧,历史学家们为不同起见将这部分居民称为短耳人。而莫埃依神像,也同样成为短耳人的崇敬物。
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岛上的两部分居民友好相处,亲如一家。但在两个世纪的和平岁月之后,割裂匹敌的不幸场面却发生了。长耳人在较长时间里创立的移民优势,逐渐转而压迫并欲统治短耳人。不同等现象的日渐增多,终使短耳人起而抵抗,导致了部落间的战争。路过残忍的格斗厮杀,长耳人逐渐处于劣势并后撤到该岛东端的玻依克高地。他们在那边挖了一条两千米长的沟壑,并填上树干和灌木条点火引燃。但这条大道仅盖住了一部分短耳人的抨击,另一部分短耳人却机警地避开大道,从高地的另一端攻了上去。这一突袭使长耳人溃不成军,他们被赶到了自掘的火道边上,绝大部分人都被活活烧死,生还者百里挑一。考古学家们对那条堑壑的土层做了碳化剖析,预计那场战争进行的时间约莫在距今1680年前。
但秘鲁人也好,玻利尼西亚人也罢,他们为什么要在岛上创造如此庞大、如此众多的人面石像呢?莫非仅仅是后人怀念先驱者的祖先崇敬心理所致吗?一些心理学家剖析,大概是岛上居民在持久与外界隔绝的孤苦、乏味生活中,想从这种富有艺术性的劳动中获得某种寄托和快乐。也大概是他们精神上总陷于苦闷和空虚,要通过建造巨石神像卷入一种狂热的宗教信仰,以获得某种摆脱。另有大概是为了对岛上出没的野兽或入岛的外来侵犯者形成心理上的威慑气力,才把莫埃依神像建造得如此庞大,并个个都是威严可畏的样子。当然,复生节岛的早期居民建造巨石人像的真正念头,此刻还无从得知。
揭开面纱
根据平日的规律,文明的出现是复合的整体。这意思是说,复生节岛上不应当仅仅只有这些巨石人像,而应当囊括宗教信仰、神话传说,以及文字等文明产品。
据罗杰文等的回想录介绍,当他们登上复生节岛时,曾在石人像附近发现大量刻满奇特形象形文字的木板。
这种象形文字的确很是希奇,它区别于中国古代的象形文字,也区别于印度、埃及的古象形文字。它的图形图案更趋于标记特征。它的笔触的粗细、深浅,好像都表示着某种含意,并且整个犹如密码似的书写排列方式,都好像表现出某种波动般的节律感。
由于后来西方传教士的到来,这种为复生节岛上所特有的木板文字被大批烧毁。这些传教士说木板文字是妖怪的咒语。这种愚昧绝顶的行为,使今天的研究者们大感遗憾。因为迄今为止收藏于世界各博物馆中的这种木板文字,总共不跨越10块。其书写的内容,各国科学家运用了囊括电子计算机在内的先进手段,都未能解读。复生节岛———这个远离的火山岩堆成的孤岛,好像不大概有文明到临过它,岛上居民居然能创造出令今人还难以破译的离奇文字,这不能不让人们感到希奇。按常规来理解,一个能创造出文字的民族,它应当具备陪同文字呈现的其他文明来,惋惜除了难以诠释的巨石人像之外,谁也找不出与创造文字相适应的其他文明的陈迹。
岛上居民的肤色还颇复杂。说明这是个多民族混居的小岛。但是罗格文记述这些见闻的时候,岛上总共才有数百人口。数百人口又混杂着很多种族的人,真是让人疑窦丛生。
现代研究太平洋的学者以为,复生节岛上的巨石人像应属于玻利尼西亚文化,其按照就是库克船长说到的岛上原始居民使用的语言,保留着南太平洋群屿的音韵。说明复生节岛居民的种族,应源自玻利尼西亚群岛。反对这种看法的学者指出,复生节岛远离亚洲,而十分接近南美洲。作为整体情形而言,玻利尼西亚是人类较晚迁入室居的地域之一,据研究波利尼西亚的历史绝不大概早于公元前9世纪。而复生节岛的考古调查表明,它最早在公元14世纪之后才有人栖身,而更多学者以为复生节岛只是在公元1500年或1600年之后,才有人迁入居祝这距1722年荷兰人首次到来仅100多年时间,那么短暂的时间,岛民不大概完成如此巨大的雕石工程。
这显然太荒谬了。
的确,从人种角度入手,好像可以找到解开复生节岛之谜的途径。
从宗教比较方面入手的学者们发现,复生节岛上的鸟人崇敬,颇似所罗门群岛上的绘画和木雕。所罗门群岛上的绘画和木雕所表现的鸟人,也是鸟首人身,大而圆的眼睛、长且弯的嘴喙,同时,从生活习俗方面加以比较,又能发现复生节岛与所罗门群岛的相似之处。复生节岛举办庆典时、主持人必需把头发剃光,把头染红。所罗门群岛也有染发习俗,并且由来已久、而且相当广泛。而复生节岛只有在举办庆典时这样做。
此外,复生节岛居民和所罗门群岛上的美拉尼西亚人,都有把耳朵拉长的习俗。罗格文就曾瞥见复生节岛某些居民的耳朵一直垂到肩膀上。这种习俗也表此刻镌刻艺术上,譬如复生节岛上的巨石人像有不少都刻有长长的耳朵,而长耳朵的石人像在所罗门群岛就更常见了。
然而,这些零散的材料并不能使人信服。有的学者以为鸟人崇敬应发源于南美,拉长耳朵的习俗,在南美印加人祖先中也曾传播。
托尔·海雅尔达因成功地利用原始孤舟飘泊远洋,他则坚持以为复生节岛的先民应来自秘鲁。
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矗立在复生节岛四处的巨石像,很轻易使人想到位于安第斯山脉的蒂亚瓦纳科。因为那儿发现的巨石人像,其孤傲不逊的造型,面目清苦的面貌,与复生节岛上的雕像千篇一律。但两地隔着高山和海洋,有近400公里的旅程,这种空间的阻碍怎样进行文化交流呢?公元1531年,西班牙殖义者弗朗西斯科·皮扎罗,率兵进犯印加帝国(今秘鲁境内) ,当他向本地印第安人询问蒂亚瓦纳科的情形时,他们告诉他谁也没有见过这座辉煌的文明古城———蒂亚瓦纳科毁灭之前的景象,因为它建设时,整个人类尚处在漫漫长夜的洪荒时代。
从这个残存的线索中,不禁让人想到一个问题,倘若复生节岛的巨石人像是受蒂亚瓦纳科的影响,那么,是谁把设计蓝图,加工措施和吊装设备带往遥远的太平洋中部一个小小的荒岛?很显然的,原始的土着民族是不大概完成的。那么,流传这种文化的人又是谁呢?复生节岛上仅生活着1000多居民,而在罗格文来到之前,小岛仅有数百人,岛上没有树木、无法以收罗度日、打猎也不大概,因为岛上除了零散的鸟类之外,成群的老鼠即是岛上的独一动物。
岛上的土着居民以近海捕捞为业。在他们目所能及的视野内,除了大海、太阳、月亮以及星星之外,就别无他物了。愚昧当然和蛮荒有关系。
然而,复生节岛上的居民称自己世居的地方为特—比托—奥—特—赫努阿,意思是世界的肚脐。
如果:我们能远离地球,从高空鸟瞰地球时,我们惊奇地发现,岛上居民对自己栖身地方的叫法完全没错。复生节岛位于太平洋中部,正是世界的中部———肚脐!莫非,岛上的居民曾经从高空俯视过自己栖身的地方?显然是不大概的。那么肯定有人曾经从高处俯瞰过小岛,并把这些告诉岛上的土人。问题是这些人又是谁呢?
长耳人
1722年,荷兰人罗格文登上复生节岛后,还发现岛上由两个特征迥然区别的民族组成,占人口大多半的第一个群体清楚属于大洋洲的棕色人种;第二个群体则属于白色人种,他们个子很高,毛发和胡子呈赤色或,耳垂因戴着一些10~15厘米的勾子而显得分外长。
他们被称为长耳人,是岛上的武士阶级。
52年今后,英国航海家库克把船停泊在复生节岛上时,那些原来面向内地的石像已经被人从石台上推倒了,大概是这个岛上的居民发生过猛烈的内战。
发作内战的原由,不过是覆盖石像的众多谜团之一。
譬如说,约莫有80个粗具外形,尚未完工的希奇石像横卧在火山口,镌刻者就是从那边凿出灰色的火山岩来雕像的,劈石用的凿子撒落四处,好像是劈石时忽然丢下的,这是什么缘故呢?他们已开始镌刻这些石像,其中有的长达21米,后来为什么又放弃了?是什么人刻这些雕像的?庞大的石像生着双翅和鸟一样的脑壳,另有一些石像肩头耷拉着,光脊梁和肋骨向前突出,而肚子则完全凹陷下去,脸孔独特可怕:过度长的耳朵险些垂到肩上,眼睛异常突出,眼光凝重,弯勾鼻子,下巴独特,额头很高,尖尖的头顶上头发稀少,两道稠密的眉毛连在一起,所以这些特征,加上他们痉挛般的脸色,给人恶梦一样的可怕。
一般学者以为,约公元12世纪时,玻利尼西亚人划着装有弦外支杆的独木舟由西向东到达复生节岛,可是按照复生节岛居民的传说,他们的祖先约在公元400年前后来到复生节岛,后来玻利尼西亚人也来到岛上。
他们来到之初受到长耳人的热情款待,岛上的石像是长耳人为怀念亡者而竖立的。
两种族的人和平共处了一段时间,可是后来,区别的文化、生活方式和追求终于导致一场战争。玻利尼西亚(短耳人)无法理解长耳人那种近乎狂热的劳动和创作,他们企图多端,喜好征伐,在图谋中他们于公元1600年至1700年动员了一次兵变,由于人数上的优势,加上有内奸,玻利尼西亚人赢得了战争,红头发白人被并扔进伊科沟内。玻利尼西亚人在内奸的配合下,攻破长耳人的要塞,并一把大火烧毁了要塞。不过沟内发现的物质,路过碳14的测定,证明其年月在1680年,比那些大石像被推倒的日期险些要早一百年。
科学家们相信,长耳人在岛上有着不凡的成绩,石头镌刻,平台、坡道、长廊、碉堡以及在坚硬的岩石上凿出的洞穴和坑道,以及火山峰上的观象台。由此有人以为,复生节岛上的来者是来自外太空。按照传说,他们被称为维拉科哈斯人,即飞人之意,他们在观象台上降落,在山上发现有很多石刻和石雕,表现的是长着兵舰鸟一样的双翅和脑壳的人,以及一些圆脑壳、其大无比的环形眼睛的怪人。
20世纪50年月,挪威人类学家兼冒险家海伊达到复生节岛作了一次远征考古,对雕石像的人和石像倒下的原由提出奇特的看法。他的根据是古老的民间传说与物证。
传说中说,长耳人在扎蒂基国王的带领下于公元300年左右从美洲的秘鲁渡海来到复生节岛。他们乘坐的船有三至四根桅杆,二至三层的甲板,帆船的配置十分公道,一船能运载好几百人。在复生节岛的岩洞的洞壁中发现这些船的形象。巨大的舰队在复生节岛的阿纳凯纳海滩登陆。他们在那边镌刻了一个绝妙的石头圆球,并称之为海岛的黄金中心。
长耳人带来了天文学、航海学、建筑学、物理学和农业科学的先进知识,隆戈隆戈文字,对太阳的崇敬,以及番薯、甘蔗、芦苇等作物,石刻作品中表现的形象是蛇、凯门鳄、企鹅、鸟类、猫、猴子等,并且石像与在南美洲发现的石像很是相似。石刻上的动物都是玻利尼西亚人完全不知道的。别的,海伊达指出,岛上有很多木刻的表意文字,它们全都刻在硬木匾上,岛上的人称之为说话板,这文字至今没有破译出来。海伊达指出,古代的玻利尼西亚人没有这种文字。海伊达本人曾于1947年乘康迪基号木筏作了一次著名的观光,以证实自己的说法。
不管那些石像是谁镌刻的,整个过程必需全体居民合作能力完成。海伊达作过一次试验,单是移动一座石像就需要动用18人。岛上的居民为什么要投身于这件费力的事情呢?他们的念头是什么?现代心理学倒是提出了一个有趣的看法:复生节岛很是贫瘠,没有几许动物可供打猎,并且位置荒僻,没有仗可以打,长耳人为了打发时间,于是开始镌刻庞大的石像。事实真是如此吗?